网站地图
1226.net
给你新词新语最详细的解释
211年 发布于:

中国

3月,曹操派钟繇出兵讨伐汉中的张鲁。

关西马超、韩遂等十个军团起兵,攻向潼关,爆发潼关之战。

7月,曹操至潼关与关西联军交战。至9月曹军大胜。

10月,曹操围攻安定,杨秋投降。至12月回师,留夏侯渊屯长安。

12月,刘璋麾下张松、法正提案请刘备入蜀作防,刘备答应,北至葭萌。

公元211年 农历辛卯 东汉建安十六年

10月,神功皇后派兵突袭新罗胜利,威使百济、高句丽畏惧称臣,此后三韩臣服年年纳贡。

建安十六年(211)正月,曹操把持汉廷,以次子曹丕(长子曹昂已死)为五官中郎将,置官属,并为丞相之副。于是,曹丕为天下士人所向慕,一时宾客如云。

建安十六年(211)三月,曹操命司隶佼尉钟繇征讨汉中郡(今陕西汉中东)张鲁。进兵汉中必须经过关中(古称函古关以西为关中,古函谷关在今河南灵宝东北),于是钟繇进兵关中。关中当时还处于分裂割据的状态,诸将各据一方,互不统属,其中以韩遂、马超二股势力最强。关中诸将以为钟繇将要袭击自己,一时俱反,马超、韩遂、侯选、程银、杨秋等十将合兵十万,屯据潼关。七月, 曹操西征,与马超等军夹关对峙。曹操见潼关一时难以攻下,暗中派大将徐晃、朱灵率小骑四千余人乘夜从蒲坂津(今山西永济西)渡过黄河,在潼关以北的黄河西岸建立营寨,然后全军北上,在徐晃河西军接应之下,从蒲坂津渡河进击。马超见曹军已至河西,放弃潼关,退至渭口(今陕西华阴东)一带设防。曹操进军河西后,“连车树栅”为甬道,沿河西进,一路上多设疑兵,乘敌懈惫之时,偷偷用船渡精锐入渭搭设浮桥,连夜率兵过河。马超军乘夜劫营,被曹操击败,曹军渡过渭河后,在渭南安营与马超等军对峙。马超等慑于曹军声威,请割地求和,曹操不许。马超率军来战,曹操又坚守不出。不久,马超等再次请求送儿子为“质任”以讲和。曹操为了有机会分化离间关中诸军,假意许和。韩遂与曹操素来相识,这时请求会见曹操,曹操答应,与韩遂在阵前见面,二人交马而谈,曹操故意只说京都旧事,绝口不提当前之事,韩遂回军中,马超问曹操说了什么,韩遂说“无所言”,马超不信,几天以后,曹操又亲笔给韩遂写信,但故意多所涂抹,好像是韩遂改的一样。马超见了,更起疑心,曹操见时机已到,出兵与关中军决战。二军交战,曹操先以少数军队麻痹敌人,然后用精锐骑兵分路突然袭击,大破关中诸军,阵斩关中将成宜、李堪等人。马超、韩遂逃奔凉州(今甘肃张家川),杨秋逃至安定郡(今甘肃镇原南)。十月,曹操进军安定,杨秋投降。十二月,曹操留大将夏侯渊驻长安(今陕西西安西北)镇守关中,自率军还师。于是,曹操悉平关中。

建安十六年(211),益州牧刘璋闻听曹操即将进攻汉中郡(今陕西汉中东)张鲁,恐怕危及益州(今四川成都),惊惧不安。谋士张松早对刘璋怀有二心,乘机劝刘璋迎接同宗刘备至益州,以使刘备进攻汉中,打败张鲁,抵御曹操。刘璋大以为然,于是派谋士法正去荆州迎接刘备。法正对刘璋已有二心,即劝刘备将益州夺为己有。刘备遂留诸葛亮、关羽等人镇守荆州,亲率数万大军进入州。刘璋命令所属郡县沿途供应军粮辎重。刘备军至涪城(今四川绵竹东北),刘璋率步骑三万和刘备相会。时法正和刘备谋士庞统皆劝刘备乘此机会除掉刘璋,益州唾手可得,但刘备认为自己初入益州,没有威信,时机不成熟,不能动手。刘璋在涪城与刘备欢宴百日,然后给刘备补充军队,供给粮草辎重,使其进攻张鲁。刘备遂率军北进,驻军葭萌(今四川广元西南),不向张鲁发动进攻,而在当地树恩立德,收买人心,准备夺取益州。

建安十六年(211),河间郡(今河北献县东南)百姓民田银、苏伯聚众起义,声势颇盛。时曹操正西征关中,留守邺城(今河北临漳西南)的曹丕命将军贾信率兵进讨,随即将田银等攻灭。

孙权听到刘备西入益州的消息,派船来接妹妹;孙夫人打算带刘备的儿子刘禅返回吴郡娘家,张飞、赵云部署军队在长江拦截孙权的船队,才把刘禅带回荆州。

《三国志·吴志·权传》:“(建安)十六年(211年),权徙治秣陵。明年(212年),城石头,改秣陵为建业。”

司马昭,晋文帝,司马懿之子,晋武帝司马炎之父。(265年逝世)

马铁,马腾之子、马超之兄弟。

马休,马腾之子,马超之兄弟。

罗马皇帝塞维鲁病重死于约克。

王商,蜀郡太守,在郡10年,许靖继任

孝献皇帝辛建安十六年(辛卯,公元二一一年)

春,正月,以曹操世子丕为五官中郎将,置官属,为丞相副。

三月,操遣司隶校尉钟繇讨张鲁,使征西护军夏侯渊等将兵出河东,与繇会。仓曹属高柔谏曰:“大兵西出,韩遂、马超疑为袭己,必相扇动。宜先招集三辅,三辅苟平,汉中可传檄而定也。”操不从。关中诸将果疑之,马超、韩遂、侯选、程银、杨秋、李堪、张横、梁兴、成宜、马玩等十部皆反,其众十万,屯据潼关;操遗安西将军曹仁督诸将拒之,敕令坚壁勿与战。命五官将丕留守邺,以奋武将军程昱参丕军事,门下督广陵徐宣为左护军,留统诸军,乐安国渊为居府长史,统留事。

秋,七月,操自将击超等。议者多言:“关西兵习长矛,非精选前锋,不可当也。”操曰:“战在我,非在贼也。贼虽习长矛,将使不得以刺,诸君但观之。”

八月,操至潼关,与超等夹关而军。操急持之,而潜遣徐晃、朱灵以步骑四千人渡浦阪津,据河西为营。闰月,操自潼关北渡河。兵众先渡,操独与虎士百馀人留南岸断后。马超将步骑万馀人攻之,矢下如雨,操犹据胡床不动。许褚扶操上船,船工中流矢死,褚左手举马鞍以蔽操,右手刺船。校尉丁斐,放牛马以饵贼,贼乱取牛马,操乃得渡。遂自蒲阪渡西河,循河为甬道而南。超等退拒渭口,操乃多设疑兵,潜以舟载兵入渭,为浮桥,夜,分兵结营于渭南。超等夜攻营,伏兵击破之。超等屯渭南,遣信求割河以西请和,操不许。九月,操进军,悉渡渭。超等数挑战,又不许;固请割地,求送任子。贾诩以为可伪许之。操复问计策,诩曰:“离之而已。”操曰:“解!”韩遂请与操相见,操与遂有旧,于是交马语移时,不及军事,但说京都旧故,拊手欢笑。时秦、胡观者,前后重沓,操笑谓之曰:“尔欲观曹公邪!亦犹人也,非有四目两口,但多智耳!”既罢,超等问遂:“公何言!”遂曰:“无所言也。”超等疑之。他日,操又与遂书,多所点窜,如遂改定者;超等愈疑遂。操乃与克日会战,先以轻兵挑之,战良久,乃纵虎骑夹击,大破之,斩成宜、李堪等。遂、超奔凉州,杨秋奔安定。

诸将问操曰:“初,贼守潼关,渭北道缺,不从河东击冯翊而反守潼关,引日而后北渡,何也?”操曰:“贼守潼关,若吾入河东,贼必引守诸津,则西河未可渡,吾故盛兵向潼关;贼悉众南守,西河之备虚,故二将得擅取西河;然后引军北渡。贼不能与吾争西河者,以二将之军也。连车树栅,为甬道而南,既为不可胜,且以示弱。渡渭为坚垒,虏至不出,所以骄之也;故贼不为营垒而求割地。吾顺言许之,所以从其意,使自安而不为备,因畜士卒之力,一旦击之,所谓疾雷不及掩耳。兵之变化,固非一道也。”

始,关中诸将每一部到,操辄有喜色。诸将问其故,操曰:“关中长远,若贼各依险阻,征之,不一二年不可定也。今皆来集,其众虽多,莫相归服,军无适主,一举可灭,为功差易,吾是以喜。”

冬,十月,操自长安北征杨秋,围安定。秋降,复其爵位,使留抚其民。

十二月,操自安定还,留夏侯渊屯长安。以议郎张既为京兆尹。既招怀流民,兴复县邑,百姓怀之。遂、超之叛也,弘农、冯翊县邑多应之,河东民独无异心。操与超等夹渭为军,军食一仰河东。及超等破,馀畜尚二十馀万斛,操乃增河东太守杜畿秩中二千石。

扶风法正为刘璋军议校尉,璋不能用,又为其州里俱侨客者所鄙,正邑邑不得志。益州别驾张松与正善,自负其才,忖璋不足与有为,常窃叹息。松劝璋结刘备,璋曰:“谁可使者?”松乃举正。璋使正往,正辞谢,佯为不得已而行。还,为松说备有雄略,密谋奉戴以为州主。会曹操遣钟繇向汉中,璋闻之,内怀恐惧。松因说璋曰:“曹公兵无敌于天下,若因张鲁之资以取蜀土,谁能御之!刘豫州,使君之宗室而曹公之深仇也,善用兵。若使之讨鲁,鲁必破矣。鲁破,则益州强,曹公虽来,无能为也。今州中诸将庞羲、李异等,皆恃功骄豪,欲有外意。不得豫州,则敌攻其外,民攻其内,必败之道也。”璋然之,遣法正将四千人迎备。主簿巴西黄权谏曰:“刘左将军有骁名,今请到,欲以部曲遇之,则不满其心;欲以宾客礼待,则一国不容二君,若客有泰山之安,则主有累卵之危。不若闭境以待时清。”璋不听,出权为广汉长。从事广汉王累,自倒县于州门以谏,璋一无所讷。

法正至荆州,阴献策于刘备曰:“以明将军之英才,乘刘牧之之懦弱;张松,州之股肱,响应于内;以取益州,犹反掌也。”备疑未决。庞统言于备曰:“荆州荒残,人物殚尽,东有孙车骑,北有曹操,难以得志。今益州户口百万,土沃财富,诚得以为资,大业可成也!”备曰:“今指与吾为水火者,曹操也。操以急,吾以宽;操以暴,吾以仁;操以谲,吾以忠。每与操反,事乃可成耳。今以小利而失信义于天下,奈何?”统曰:“乱离之时,固非一道所能定也。且兼弱攻昧,逆取顺守,古人所贵。若事定之后,封以大国,何负于信!今日不取,终为人利耳。”备以为然。乃留诸葛亮、关羽等守荆州,以赵云领留营司马,备将步卒数万人入益州。孙权闻备西上,遣舟船迎妹,而夫人欲将备子禅还吴,张飞、赵云勒兵截江,乃得禅还。

刘璋敕在所供奉备,备入境如归,前后赠遗以巨亿计。备至巴郡,巴郡太守严颜拊心叹曰:“此所谓‘独坐穷山,放虎自卫’者也。”备自江州北由垫江水诣涪。璋率步骑三万馀人,车乘帐幔,精光耀日,往会之。张松令法正白备,便于会袭璋。备曰:“此事不可仓猝!”庞统曰:“今因会执之,则将军无用兵之劳而坐定一州也。”备曰:“初入他国,恩信未著,此不可也。”璋推备行大司马,领司隶校尉;备亦推璋行镇西大将军,领益州牧。所将将士,更相之适,欢饮百馀日。璋增备兵,厚加资给,使击张鲁,又令督白水军。备并军三万馀人,车甲、器械、资货甚盛。璋还成教,备北到葭萌,未即讨鲁,厚树恩德以收众心。


相关文章推荐:
张鲁 | 关西 | 马超 | 韩遂 | 潼关 | 潼关之战 | 潼关 | 关西 | 杨秋 | 夏侯渊 | 刘备 | 资治通鉴 | 曹丕 | 马超 | 曹操 | 新罗 | 百济 | 高句丽 | 曹丕 | 曹丕 | 张鲁 | 马超 | 马超 | 韩遂 | 侯选 | 潼关 | 潼关 | 马超 | 潼关 | 马超 | 马超 | 马超 | 马超 | 马超 | 马超 | 马超 | 张鲁 | 刘备 | 张鲁 | 刘备 | 刘备 | 刘备 | 刘备 | 刘备 | 刘备 | 张鲁 | 刘备 | 张鲁 | 曹丕 | 孙权 | 刘禅 | 张飞 | 赵云 | 司马昭 | 司马懿 | 司马炎 | 马超 | 马休 | 马超 | 罗马皇帝 | 塞维鲁 | 约克 | 王商 | 许靖 | 五官中郎将 | 校尉 | 钟繇 | 张鲁 | 夏侯渊 | 高柔 | 韩遂 | 马超 | 三辅 | 马超 | 程银 | 杨秋 | 李堪 | 梁兴 | 成宜 | 马玩 | 潼关 | 安西将军 | 曹仁 | 奋武将军 | 门下督 | 徐宣 | 国渊 | 潼关 | 徐晃 | 朱灵 | 河西 | 潼关 | 马超 | 许褚 | 丁斐 | 渭南 | 贾诩 | 韩遂 | 曹公 | 成宜 | 李堪 | 凉州 | 杨秋 | 潼关 | 冯翊 | 杨秋 | 夏侯渊 | 议郎 | 张既 | 弘农 | 冯翊县 | 杜畿 | 法正 | 校尉 | 张松 | 刘备 | 钟繇 | 汉中 | 张鲁 | 刘豫州 | 宗室 | 曹公 | 庞羲 | 李异 | 豫州 | 法正 | 黄权 | 左将军 | 王累 | 法正 | 刘备 | 张松 | 庞统 | 诸葛亮 | 关羽 | 赵云 | 孙权 | 张飞 | 赵云 | 刘璋 | 巴郡太守 | 严颜 | 江州 | 庞统 | 司隶校尉 | 镇西大将军 | 益州牧 | 张鲁 | 白水军 | 葭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