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1226.net
给你新词新语最详细的解释
拉丁语(罗马天主教大会议语言) 发布于:

拉丁语(Lingua Latīna)属于印欧语系-意大利语族,起源拉丁姆地区(意大利的拉齐奥区)为罗马帝国使用。虽然拉丁语通常被认为是一种死语言,但有少数基督宗教神职人员及学者可流利使用拉丁语。罗马天主教传统上用拉丁语作为正式会议的语言和礼拜仪式用的语言。此外,许多西方国家的大学提供有关拉丁语的课程。

在英语和其他西方语言创造新词的过程中,拉丁语一直得以使用。拉丁语是意大利语族(Italic Languages)中仅存的一支。通过对早期意大利遗留文献的研究,可以证实其他意大利语族分支的存在,之后这些分支在罗马共和国时期逐步被拉丁语同化。拉丁语的亲属语言包括法利斯克语、奥斯坎语和翁布里亚语。但是,威尼托语可能是一个例外。在罗马时代,作为威尼斯居民的语言,威尼托语得以和拉丁语并列使用。随着拉丁语的演化,它受到越来越多的人认可。

拉丁语是一种高度屈折的语言。名词形容词有三个语法范畴:数、性、格,有两个数、三个性、六个格。形容词须与所修饰的名词保持语法范畴的一致。动词分为限定形式和非限定形式两大类。动词限定形式有五个语法范畴:数、人称、式、语态、时态;根据动词的现在时词干结尾分四种变位法、六个时态、三种人称、三种语式、两种语态、两个数。位格在拉丁语中已无此语法范畴,仅残存少数古位格形式,故不将位格另列为拉丁语的格。呼格除第二变格的阳性单数外均与主格相同,因此拉丁语一般只有五个不同的格。拉丁语无冠词。

拉丁语的中文名称在明、清朝的文献中曾有40多种异译,如“大西字”、“红毛字”、“番字”、“喇提诺”、“腊底诺”、“辣第诺”、“拉替努”、“赖丁”、“罗典”等。

拉丁语属于印欧语系意大利语族拉丁-法利希语支,原本是意大利中部拉提姆地区(Latium,意大利语为Lazio)的方言,后来则因为发源于此地的罗马帝国势力扩张而将拉丁语广泛流传于帝国境内,并定拉丁语为官方语言。而基督教普遍流传于欧洲后,拉丁语更加深其影响力,从欧洲中世纪至20世纪初叶的罗马天主教以拉丁语为公用语,学术上论文也大多数由拉丁语写成。虽然只有梵蒂冈尚在使用拉丁语,但是一些学术的词汇或文章例如生物分类法的命名规则等尚使用拉丁语。

罗马帝国的朱里亚·克劳狄王朝时期使用的文言文称为“古典拉丁语”(Classic Latin),而2-6世纪民众所使用的白话文则称为“通俗拉丁语”(Vulgar Latin)。

不是拉丁语的欧洲独立语言中,有一些“罗曼语族”(Romance),包括中部罗曼语:法语(French)、意大利语(Italian)、萨丁岛(Sardinia)方言、加泰罗尼亚语(Catalonia);西部罗曼语:西班牙语(Spanish)、葡萄牙语(Portuguese);与东部罗曼语:罗马尼亚语(Romanian)。十六世纪后西班牙与葡萄牙势力扩张到整个中美洲、加勒比海和南美洲,因此中南美洲又称“拉丁美洲”(Latin America)。罗曼语和拉丁语的区别在于,罗曼语都失去了很多单词的语法变化词尾。特别是名词的变格词尾,已经完全丧失。(名词变格在罗马尼亚语中仍然有所保留)。

拉丁语在一定程度上缺乏希腊语的多样性和灵活性,这可能反映了罗马人讲求实际的民族性格。比起文学创作的多样和灵活,罗马人更关心政府和帝国的发展与扩张,对推测和诗意的想象不感兴趣。但是,即便在这种情况下,在众多古典时期大师们的笔下,拉丁语依然是堪与世界上其他任何内涵丰富语言媲美的文学、诗歌的语言。

拉丁语与希腊语同为影响欧美学术与宗教最深的语言。在中世纪,拉丁语是当时欧洲不同国家交流的媒介语,也是研究科学、哲学和神学所必须的语言。直到近代,通晓拉丁语曾是研究任何人文学科教育的前提条件;直到20世纪,拉丁语的研究才逐渐衰落下去,重点转移到对当今语言的研究。

拉丁语(Latinitas)最初是意大利半岛中部西海岸拉丁部族的语言,和奥斯克·翁布利语同属古代印欧语系意大利克语族。由于罗马的强盛,罗马人的拉丁语逐渐在并存的诸方言中取得了优势 。公元前5世纪初成为罗马共和国的官方语言 。在罗马帝国全盛时期,随着罗马人军事和政治势力的扩张,拉丁语作为行政语言传播到西地中海的岛屿、伊比利亚半岛和高卢(今法国),直至多瑙河流域的达齐亚(今罗马尼亚),成为当时帝国核心地区使用的语言 。拉丁语是教会的官方语言,4世纪的接近民间语的《圣经》拉丁文译本是最具权威的教科书,因此5~15世纪 ,拉丁语是教会统治下的宗教、文化和行政的语言,又是西欧各民族间的交际语言,称为中古拉丁语 。同时,书面拉丁语和民间通俗拉丁语的差别越来越大。由于中古拉丁语在一定程度上已脱离了古典拉丁语,它在文艺复兴时期的拉丁语作家看来不够规范和纯洁。后者的拉丁语以古典拉丁作家为范式,称作新拉丁语。

古罗马的语言拉丁语,是现代罗曼语的祖先。拉丁语开始是台伯河岸的一个小村庄的方言,在历史的长河中传播到世界大部分地区。在中世纪,拉丁语是国际交流的媒介语,也是科学、哲学和神学的语言。直到近代,通晓拉丁语,还曾是任何文科教育必不可少的前提条件;只有到了本世纪,拉丁语的研究才衰落下去,重点挪到对活着的语言的研究。罗马天主教传统上用拉丁语作为正式语言和礼拜仪式用的语言。

约在公元前一千年,从北方不断涌来的移民把拉丁语带到意大利半岛。在以后的几百年中,罗马出现了,并居于突出地位,罗马的拉丁语成为新兴的罗马帝国的标准语。和古典拉丁语同时存在的,有一种口语方言,罗马军队把这种方言带到整个帝国。它完全取代了意大利在罗马帝国出现前就有了的语言以及高卢语和西班牙语,并且,在五世纪瓜分罗马帝国的野蛮人也乐于接受这种语言。进一步分化的结果,导致现代罗曼语诸语言的出现,它们是:意大利语,法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和罗马尼亚语。

拉丁语(或称罗马语)的字母表,是在公元前七世纪创制的,它以埃特鲁斯坎(Etruscan)字母为基础,埃特鲁斯坎字母又来源于希腊字母。在原来的二十六个埃特鲁斯坎字母中,罗马人采用了二十一个。原来的拉丁语字母是:A、B、C(代表/g/和/k/)、D、E、F、Ζ(希腊语的zeta)、H、I(代表I和J)、K、L、M、N、O、P、Q、R(虽然在一段长时间内写成P)、S、T、V(代表U、V和W)、X。后来,希腊字母x废弃不用,代之以一个新字母G。在公元前一世纪希腊被征服后,采用了当时通行的希腊字母Y和Z,把它们放在字母表的末尾。这样,新的拉丁语字母包含二十三个字母。直到中世纪才加上J(区别于I)和字母U和W(区别于V)。

欧洲文艺复兴时期以后,各民族语言代替了拉丁语,但在学术领域里拉丁语仍有它的地位。现代天主教会沿用拉丁语为第一官方语言,在教堂仪式中使用拉丁语一直到1963年。古代拉丁文化是直接继承希腊文化的。通过拉丁语,希腊语中的丰富蕴藏欧洲,泽及葡萄牙语、西班牙语、法语、意大利语、罗马尼亚语等语言。

拉丁语是一种日常口语已经消亡的西方古典语言,今天一般只作为文献语言供研究,或由其他语言借入部分词汇使用,因而所谓拉丁语发音实际是指拉丁文读音,即今人根据拉丁文书面材料诵读时的发音。按照个别音位实际发音的不同,可以将拉丁语发音大体分为通用式和仿古式两种风格。无论采用哪种方式,基本都可以按照“一字母一音”来拼读,因而大部分拉丁语词典不会标注国际音标。另外,以英语为母语的人喜欢按照英文的规则拼读拉丁文,比如将Caesar(凯撒)读成SEE-zar(北约拼音)。这种英语式的发音风格对元音字母的拼读相当离谱,严肃的学习者正常情况下不会采用。拉丁语的元音有长短之分。在前后其他发音相同的条件下,同一位置上相同音素的长元音和短元音能够区别意义。大部分元音都是短元音。长元音的出现及其位置,有时有一定规律,但大多数仍需在学习时个别记忆。现代的拉丁语词典采用两种变音符号予以标记,即长音符号和短音符号——后者只在有必要特别标明的元音上使用。古代文献和现代普通读物一般不使用变音符号。

拉丁语的词重音不区别意义,但位置是固定的。单音节词内部无所谓轻重音。多音节词的重音位置通常不外乎倒数第二或第三个音节上,而且与音节的长短有关。音节的长短则既与元音的长短有关——含有长元音的音节一定是长音节,又与音节的构成有关——闭音节无论元音长短都是长音节。在一个包含三个或三个音节以上的词中,倒数第二个音节如果是长音节就读重音,如果是短音节,重音就移动到倒数第三个音节上。

拉丁语还存在大量语流音变现象,但在今天能看到的文献中,大部分音变已经反映在了文字拼写上,只有少数例外。这种正字法虽然方便了诵读,但也为掌握拉丁语语法制造了不小的困难。

拉丁字母,也作罗马字母,为西欧语言(包括英语)所采用的字母系统,是世界上最通行的字母。由于早期的欧洲殖民主义和西方文化的影响,有些使用其它文字的语言如越南语和土耳其语也改用了拉丁字母。很多之前没有自己文字的语言如马来语、印尼语和很多原住民语言也使用拉丁字母来记录自己的语言。拉丁字母主要有以下26个字母: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古典拉丁语只有其中的23个字母(J,U,及W并不包括在内)。

字母K只见于极少数词中的A前,且皆可以以C代替。

拉丁字母约在公元前六世纪由埃特鲁里亚(Etruria,意大利西北部古国)字母发展而来。其渊源可通过希腊字母、腓尼基字母追溯至公元前1100年在叙利亚、巴勒斯坦一带通行的北闪米特字母。

没有争议的是这些字母主要源自埃特鲁里亚字母。字母“C”的读音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使用拉丁字母的国家,深绿色表示为官方文字“F”字源自(digamma),在原来的埃特鲁里亚字母及拉丁字母被用来表示/w/音,而“FH”才是本来用作表示/f/音的字母。后来罗马人简化了“FH”成为“F”,而这个字母从此就用来表示/f/音。

半元音/w/与/u/、/u:/及/j/与元音/i/、/i:/都采用同一个字母来表示,分别为“V”及“I”。

最初的拉丁字母只有20个,无“G”、“J”、“U”、“W”、“Y”、“Z”。字母G增加于公元前3世纪中叶,其形式为C加一横。原并无字母“U”及“J”,只有一个半元音字母“V”及“I”;11世纪时从“I”中分化出“J”,又从“V”分化出“U”,再从“V”分化出“W”(字母W形式即为双V);在16世纪时明确分工为I、U表示元音/i/和/u/,当在元音字母前表示辅音/j/和/w/(或/v/)时用J和V(或W)。“Y”和“Z”是共和后期为拼写希腊与借词而专门增加,Y起初照希腊语Υ读圆唇高前元音/y/,后读/i/。

拉丁语大致可分为以下五个时期:标准语形成以前的拉丁语(Pre literary Latin,公元前250以前)、古体拉丁语(Archaic Latin,公元前250~公元前90)、古典拉丁语(Classical Latin,公元前80~公元1世纪)、古典后拉丁语(公元14~200)、晚期拉丁语(公元200~600)和通俗拉丁语。古典拉丁语是古罗马的官方语言,在恺撒(GaiusIulius Caesar)和西塞罗(Marcus Tullius Cicerō)的时代成熟。拉丁语后来逐渐化分为法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意大利语、罗马尼亚语等,但同时对没有联系的英语也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通俗拉丁语以及拉丁语的语言后裔对古典拉丁语做了很多的修改和简化,比如古典拉丁语的中性词在拉丁语的后裔语言中仅在罗马尼亚语中保留。本页介绍的是古典拉丁语语法。

拉丁语名词形容词有六个格:主、属、与、宾、夺、呼

“主格”(nominativus,表示主语或表语)

“属格”(genitivus,表示所有关系,同英语的所有格)

“与格”(dativus,表示间接宾语或者其他间接语法意义)

“宾格”(accusativus,表示直接宾语,也叫受格或对格)

“夺格”(ablativus,与一些前置词连用,或者独用以表示工具、手段)

“呼格”(vocativus,用于对某人称呼)

方位格(Iocativus)在拉丁语中已无此语法范畴,但仍残存少数古方位格形式,以地名及个别常用名次为主,故不将方位格另列为拉丁语的格之一。

夺格亦译作离格,由夺格、工具格和方位格合并而成。

因为格变化已经表达了拉丁语的名词与动词之间的语法关系,所以拉丁语的词序高度自由,不遵守主-谓-宾的格式。 例如:父亲爱儿子,这句话在中文、英文、法文里,都只能有一种语序,即主语-谓语-宾语。 但在拉丁文里,有六种语序,分别是:

Pater amat fīlium.

Pater fīlium amat.

Fīlium amat pater.

Fīlium pater amat.

Amat pater fīlium.

Amat fīlium pater.

以上六句话意思一样。如果要表达“儿子爱父亲”,则需要进行格变化。同样有6种语序表达这句话:“Filius patrem amat.”,其他语序从略。

拉丁语名词有五种变格法,形容词有两种变格法,每种变格法用不同的变格方式来区别上述六个格。名词以单数属格词尾确定变格法。

以下列表列示拉丁文的名词五种变格法:

第一变格法(-ā):

puella, -ae(女孩)

单数

复数

主格

puella

puellae

属格

puellae

puellārum

与格

puellae

puellīs

宾格

puellam

puellās

夺格

puellā

puellīs

呼格

puella

puellae

第二变格法(-ǒ):

阳性

中性

例词

servus, -ī(奴隶)

bellum, -ī(战争)

格 \ 数

单数

复数

单数

复数

主格

servus

servī

bellum

bellǎ

属格

servī

servōrum

bellī

bellōrum

与格

servō

servīs

bellō

bellīs

宾格

servum

servōs

bellum

bellǎ

夺格

servō

servīs

bellō

bellīs

呼格

serve

servī

bellum

bellǎ

第三变格法(细分两类,辅音词干及-ǐ词干):

阴性

阳性

中性

例词

urbs, urbis(城市)

pater, patris(父亲)

flūmen, flūminis(河流)

格 \ 数

单数

复数

单数

复数

单数

复数

主格

urbs

urbēs

pater

patrēs

flūmen

flūmina

属格

urbis

urbium

patris

patrum

flūminis

flūminum

与格

urbī

urbibus

patrī

patribus

flūminī

flūminibus

宾格

urbem

urbēs

patrem

patrēs

flūmen

flūmina

夺格

urbe

urbibus

patre

patribus

flūmine

flūminibus

呼格

urbs

urbēs

pater

patrēs

flūmen

flūmina

第四变格法(-ǔ):

阴性

中性

例词

manus, -ūs(手)

cornū, -ūs(角)

格 \ 数

单数

复数

单数

复数

主格

manus

manūs

cornū

cornua

属格

manūs

manuum

cornūs

cornuum

与格

manuī

manibus

cornū

cornibus

宾格

manum

manūs

cornū

cornua

夺格

manū

manibus

cornū

cornibus

呼格

manus

manūs

cornū

cornua

第五变格法(-ē):

例词

diēs, -ēī(天)

格 \ 数

单数

复数

主格

diēs

diēs

属格

diēī

diērum

与格

diēī

diēbus

宾格

diem

diēs

夺格

diē

diebus

呼格

diēs

diēs

拉丁语动词分为限定形式和非限定形式两大类。动词非限定(非人称)形式包括:不定式、分词、动名词、动形词、目的分词。限定形式(即按人称变位的形式)有五个语法范畴:数、人称、式、语态、时态;根据动词的现在时词干结尾分为四个基本类型(四种变位法),六个时态:现在时、未完成时、将来时、完成时、过去完成时、将来完成时,有第一、二、三人称,三种语式:直陈式、虚拟式、命令式,两种语态:主动态、被动态(其中只有及物动词才有被动态;异态动词:形式为被动态但表主动意义的动词),两个数:单数、复数。

此处列举第一变位法动词amō(爱),此类动词词干以-ā-结尾:

amō, -āre, -āvī, -ātum

现在时

完成时

未完成时

过去完成时

将来时

将来完成时

一称

amō

amāvī

amābam

amāveram

amābō

amāverō

二称

amās

amāvistī

amābas

amāverās

amābis

amāveris

三称

amat

amāvit

amābat

amāverat

amābit

amāverit

一称

amāmus

amāvimus

amābāmus

amāverāmus

amābimus

amāverimus

二称

amātis

amāvistis

amābātis

amāverātis

amābitis

amāveritis

三称

amant

amāvērunt

amābant

amāverant

amābunt

amāverint

一称

amem

amāverim

amārem

amāvissem

-

-

二称

amēs

amāveris

amārēs

amāvissēs

-

-

三称

amet

amāverit

amāret

amāvisset

-

-

一称

amēmus

amāverimus

amārēmus

amāvissēmus

-

-

二称

amētis

amāveritis

amārētis

amāvissētis

-

-

三称

ament

amāverint

amārent

amāvissent

-

-

一称

amor

amātus sum

amābar

amātus eram

amābor

amātus erō

二称

amāris

~ es

amābāris

~ erās

amāberis

~ eris

三称

amātur

~ est

amābātur

~ erat

amābitur

~ erit

一称

amāmur

~ sumus

amābāmur

~ erāmus

amābimur

~ erimus

二称

amāminī

~ estis

amābāminī

~ erātis

amābinimī

~ eritis

三称

amantur

~ sunt

amābantur

~ erant

amābuntur

~ erunt

一称

amer

amātus sim

amārer

amātus essem

-

-

二称

amēris

~ sīs

amārēris

~ essēs

-

-

三称

amētur

~ sit

amārētur

~ esset

-

-

一称

amēmur

~ sīmus

amārēmur

~ essēmus

-

-

二称

amēminī

~ sītis

amārēminī

~ essētis

-

-

三称

amentur

~ sint

amārentur

~ essent

-

-

命令式

I

II

二称

amā

amāto

三称

amāto

二称

amāte

amātōte

三称

amanto

不定式

主动

被动

一般

amāre

amārī

完成

amāvisse

amāminī

分词

主动

被动

现在

amāns

-

完成

-

amātus

将来

amātūrus

amandus

动名词:amandum

拉丁文字和拉丁词汇是人类共有的语言资源。语言学家把印欧语系中的拉丁语归为K类语言 。拉丁语的重音有一定的规则:如果倒数第二个音节是长音,重音就落在这个音节上,否则落在倒数第三个音节上。语法上不用冠词,名词有丰富的形态变化,保留了印欧语的呼格,但把印欧语真正的离格、工具格和大部分方位格归并成一个离格。动词的形态变化复杂,但比希腊语简单。由于动词有人称的变化,句子中的人称代词主语往往省略。还有异相动词,如loquor( 我讲 ),形式上是被动语态 ,意义上却是主动的;有独特的动形词,可作为分词和形容词使用。句子的词序比较自由、灵活。词汇上基本是来自印欧语的直接继承词,但也有许多来自其他语言的借词。

拉丁语是个综合语,复杂的屈折变化体系构成了拉丁语语法的主要部分。这些变化通常使用在词尾添加后缀构成(外部屈折)或者变化词干的辅音或元音(内部屈折)。对于名词、形容词和代词,这种变化叫做“变格”(declinatio),对于动词,叫做“变位”(coniugatio)。

英语与拉丁语属于同语系(印欧语系)不同语族(英语属于日耳曼语族,而拉丁语属于意大利语族),因此文法上不尽相同。英国近代文学家试图把拉丁语的语法用于英语,例如强行规定禁止在to和动词之间使用副词的法则,并不能成功的应用于日常用语中。虽然如此,还是有超过一半的英语词汇来源自于拉丁语。很多英语词汇演变自罗曼诸语,如法语或意大利语等。而这些罗曼诸语又从拉丁语演变而来(例如:Latin:mercēs→French: merci→English:mercy),有些则是直接由拉丁语演变而来(例如:Latin:serēnus→English:serene),有些则是未经变化而直接采用(例如:Latin:lārva→English:larva)。由此可见,相当多数的英语词汇由拉丁语演变而来。另外,有些拉丁语是由希腊语演变而来(例如:Greek:schǒlē→Latin:schǒla→Old Einglishscōl→ Modern English:school)。英语采用如此多数的外来语后,确实丰富了原本单调的英语词汇。

很多人习惯将A-Z称为“英文字母”,事实上,应该称为“拉丁字母”或“罗马字母”。因为英语的A-Z二十六个字母是采自于拉丁语的拉丁字母。

以下是拉丁语和英语的一些专用名词的比较列表,展示拉丁语对英语的影响:

英文

英文翻译

拉丁文

拉丁文翻译

January

一月

Iānus

象征结束和开始的神

February

二月

febris

adj. 发烧的,(二月是容易感冒的季节)

March

三月

Mars

玛尔斯,战神

May

五月

Māia

春天之神

June

六月

Iūnō

神后朱诺;生育和妇女之神

July

七月

Iūlius

恺撒的名字(G. Iulius Caesar)

August

八月

Augustus

adj. 伟大的,augustus 奥古斯都,古罗马王

September

九月

septem

“七”

October

十月

octō

“八”

November

十一月

novem

“九”

December

十二月

decem

“十”

英文

英文翻译

拉丁文

拉丁文翻译

Saturday

星期六

Sāturnus

萨图恩,农神

Mercury

水星

Mercurius

墨邱利,使者(水星绕太阳最快)

Venus

金星

Venus

维纳斯,爱和美丽之神(金色象征美丽)

Mars

火星

Mars

玛尔斯,战神(红色象征血液,血液象征战争)

Jupiter

木星

Iuppiter

朱庇特,众神之王(木星最大)

Saturn

土星

Sāturnus

萨图恩,朱庇特的父亲(朱庇特击败了萨图恩;木星比土星大)

Uranus

天王星

Uranum

古希腊神话中的天空之神乌拉诺斯,朱庇特的祖父

Neptune

海王星

Neptūnus

尼普顿,海神(蓝色象征海洋)

Pluto

冥王星

Plūtō

普鲁托,冥王(冥王星最远最黑暗)

英文

英文翻译

拉丁文

拉丁文翻译

Aries

白羊座

Ariēs

公羊

Taurus

金牛座

Taurus

公牛

Gemini

双子座

Geminī

双胞胎

Cancer

巨蟹座

Cancer

螃蟹

Leo

狮子座

Leō

狮子

Virgo

处女座

Virgō

处女

Libra

天秤座

Lībra

Scorpio

天蝎座

Scorpiō

蝎子

Sagittarius

射手座

Sagittārius

弓箭手

Capricorn

摩羯座

Capricornus

上身羊、下身鱼的怪物

Aquarius

水瓶座

Aquārius

装水的容器

Pisces

双鱼座

Piscēs

鱼[复数]

注:四月“April”和天王星“Uranus”来自希腊神话。

在英语中,“I”(我[主格])、“me”(我[宾格])、“is”(是)、“mother”(母亲)、“brother”(兄弟)、“ten”(十)这些词实际上是以某种方式被欧洲人和亚洲人已经说了上千年的词。目前为止,并不清楚这些词到底有多么古老。虽然它们的拼写和发音因时空的差异而有所不同,但这些人类思想符号的基本要素却能够越过这样的时空跨度,一直留存到今天。从下面这个简表就可以看出这一点。

梵语

希腊语

拉丁语

盎格鲁-

撒克逊语

古爱尔兰语

立陶宛语

俄语

英语

中文对照

aham

egō

ego

ic

я (ja)

I

我(主格)

me

manè

меня (menja)

me

我(宾格)

asti

esti

est

is

is

esti

есть (jest')

is(第三人称单数)

mātar-

mētēr

māter

mōdor

máthir

motė

мать (mat')

mother

母亲

bhrātar-

phrātēr

frāter

brōðor

bráthir

broterėlis

брат (brat)

brother

兄弟

daśam

deka

decem

tīen

deich

dešimitis

десять (desjat')

ten

表中的这些“同源语”相互之间是有关联的。然而在它们当中,除英语是从盎格鲁-撒克逊语派生出来的以外,没有任何一种语言是直接从另一种语言派生出来的。其他语言都可以回溯到一种共同的祖语。这种语言现已消亡,但根据留存下来的语言证据,可以推断它的存在。所有这些“亲戚语言”或同源语的源始语(现已消亡)一般称为原始印欧语,因为它的派生语既出现在印度附近(梵语、伊朗语),也出现在欧洲(希腊语、拉丁语、日耳曼语、凯尔特语、斯拉夫语、波罗的语)。据文献考证,这些语言中最古老的是梵语、伊朗语、希腊语和拉丁语,这些文献均可追溯到公元前。

英语是从与拉丁语同源的盎格鲁撒克逊语中派生出来的。盎格鲁撒克逊语早先从拉丁语中借用过一些词汇。公元7世纪时,又有更多的拉丁词被吸收进来,这主要是由于坎特伯雷的圣奥古斯丁(不是那个著名的希波的圣奥古斯丁)著作的影响,他曾受教皇格列高利差遣,力图使盎格鲁人皈依基督教。在征服者威廉于1066年统治英格兰之后,诺曼法语成为上流语言,盎格鲁-撒克逊语被看作是战败者和农奴讲的劣等语言。盎格鲁-撒克逊语不再是文学语言,而是成了日常生活中的土话。然而,又过了大约两个世纪,随着诺曼人的后裔最终与当地英国人融合,盎格鲁-撒克逊语又重新得到了肯定。但是由于自身的贫乏,它在成为文学语言之前,不得不在文学、思想和文化上借用数百个法语词。到了13、14世纪,随着这种借用的不断增多,中古英语慢慢发展出来,其代表人物便是于1400年去世的杰弗里·乔叟。除了这些含有拉丁词根的法语词被吸收进来,还有一些词是直接从拉丁语借过来的。到了16、17世纪,文艺复兴重新唤起了人们对于古典作品的兴趣,从而使这一过程得到加强。从那以后,拉丁语一直是许多新词特别是科学语汇的来源。

英语

中文对照

拉丁语同源词

英语派生词

中文对照

mother

母亲

māter

maternal

母亲的;母性的

two

duo

dual,duel

双的;双倍的;双重的

tooth

牙齿

dēns,词干dent-

dental

牙齿的;牙科的

foot

脚(单数)

pēs,词干ped-

pedal

踏板

heart

心脏

cor,词干cord-

cordial

衷心的;真挚的

bear

负担、生(小孩)

ferō

fertile

肥沃的、多产的

既然英语经由盎格鲁-撒克逊语而与拉丁语同源而且英语从拉丁语中直接或间接地借用了许多词汇,所以很容易用英语的词汇来说明同源和派生现象。例如,“brother”(兄弟)一词与拉丁词“frāter”(兄弟)同源,而“fraternal”(兄弟的)显然是由“frāter”派生出来的。

Salvēte! 你好!

Valēte! 再见!

Bonum vesperum! 午安!

Bonam noctem! 晚安!

Quis es tū? 你是谁?

Loquerisne linguam Latīnam? 你会讲拉丁语吗?

Quid est nōmen tibi? 你叫什么名字?

Nōmen mihi est "Mark". 我叫马克。(Mark一般对应拉丁语中的Mārcus,即Nōmen mihi est "Mārcus".)

Quaesō 请。

Amābō tē

Quid agis hodiē? 今天,你好吗?

Bene valeō! 很好!

Libenter feci! 不客气!

Optimē! 非常好!

Pessimus! 很糟糕!

Pessimē! 非常糟糕!

Bene! 还不错!

Satis bene. 马马虎虎了。

Nōn bene. 不太好。

Et tū? 你呢?

Veniō ex terra xxx. 我来自xxx。

Beneficiō tuō! 谢谢你!

Certē.(Sīc est) 确实如此。

Nōn est. 不是的。

Nunc. 现在。

Hodiē. 今天。

Herī. 昨天。

Crās. 明天。

Semper. 一直。

Hīc. 这里。

Mox tē vidēbō. 下次再见。

Bene tibi ēveniat. 祝您好运。

Si valetis gaudeō, ego valeō. 如果你很好,我就高兴了,我很好。(这是古罗马人写信时常用的问安套语,并只用缩写“S.V.G.E.V” )

Jus est ars boni et aequi:“法律就是善良和正义的艺术。”

Nec hostium timete, nec amicum reusate:“不要怕敌人,也不要拒绝朋友。”

VENI VIDI VICI:“我来,我见,我征服。”——尤利乌斯·恺撒

Fortiter in rē, suāviter in modō:“行动要坚决,态度要温和。”

Sī vīs pācem, parā bellum.:“如果你想要和平,先备战。”——韦格蒂乌斯(Flavius Vegetius Renatus)

Nil desperandum:“永远不要绝望。”

Nemo mē impune lacessit:“谁也不可以欺我而不受惩罚。”

Tempus fugit:“光阴似箭。”(对应英语的:Time Flies)——维吉尔

Vox populi, vox Dei:“民意就是天意。”

Salus populi suprema lex esto:“人民利益高于一切。”(直译为:人民的利益是最高法律)——维吉尔

Non sibi, sed omnibus:“不为了自己,而为了所有人。”

cōgitō ergō sum:“我思故我在。”——笛卡尔

annus mirabilis:“奇迹迭出的一年”或“令人惊异的一年。”——源自英国诗人德莱顿纪念1666年伦敦大火的诗篇

annus horribilis:“可怕的一年”或“多灾多难的一年。”——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称1992年

E pluribus unum:“合众为一。”——美国国徽上的格言之一

Qui tacet consentit:“沉默即默认。”

Carpe diem:“及时行乐。”——出自贺拉斯诗经

Unus pro omnibus, omnes pro uno:“我为人人,人人为我。”(对应英语的:One for all, all for one)——瑞士国家格言、大仲马的座右铭

Veritas:“真理。”——哈佛大学校训

Mens et Manus:“手脑并用。”——麻省理工学院校训

Sidere mens eadem mutato:“繁星纵变,智慧永恒,”——悉尼大学校训

Dei sub numine viget:“让她以上帝的名义繁荣。”——普林斯顿大学校训

Lux et veritas:“光明与真知。”——耶鲁大学校训

Novus ordo seclorum:“时代新秩序。”——耶鲁商学院校训

Tempus omnia revelat:“时间会揭露一切。”

Hinc lucem et pocula sacra:“此乃启蒙之所,智识之源。”——剑桥大学校训

Dominus Illuminatio Mea:“主照亮我。”——牛津大学校训

Sapientia Et Virtus:“智慧和品德(字面直译)”(官方中文校训为“明德格物”,语出《大学》。)——香港大学校训

Via Veritas Vita:“方法、真理、生命。”——据传为耶稣基督,格拉斯哥大学校训

Draco dormiens nunquam titillandus:“眠龙勿扰”——霍格沃茨魔法学校校训


相关文章推荐:
拉丁姆 | 拉齐奥区 | 罗马帝国 | 死语言 | 基督宗教 | 神职人员 | 礼拜 | 西方国家 | 英语 | 文献 | 意大利语族 | 罗马共和国 | 亲属语言 | 法利斯克语 | 奥斯坎语 | 翁布里亚语 | 威尼托语 | 威尼斯 | 演化 | 范畴 | 限定 | 语态 | 时态 | 人称 | 呼格 | 印欧语系 | 拉丁字母 | 梵蒂冈 | 清朝 | 印欧语系 | 意大利语族 | 意大利 | 罗马帝国 | 官方语言 | 天主教 | 梵蒂冈 | 生物分类法 | 朱里亚·克劳狄王朝 | 文言文 | 通俗拉丁语 | 罗曼语族 | 法语 | 意大利语 | 萨丁岛 | 加泰罗尼亚语 | 西班牙语 | 葡萄牙语 | 罗马尼亚语 | 西班牙 | 葡萄牙 | 中美洲 | 加勒比海 | 南美洲 | 拉丁美洲 | 罗曼语 | 罗马尼亚语 | 希腊语 | 罗马人 | 希腊语 | 媒介语 | 人文学科 | 印欧语系 | 罗马人 | 罗马共和国 | 地中海 | 伊比利亚半岛 | 法国 | 多瑙河 | 罗马尼亚 | 《圣经》 | 文艺复兴 | 罗曼语 | 台伯河 | 天主教 | 意大利半岛 | 罗马 | 高卢语 | 罗马语 | 希腊字母 | 文艺复兴 | 天主教 | 罗马尼亚语 | 口语 | 拉丁语发音 | 音位 | 国际音标 | 母语 | 凯撒 | 元音字母 | 长元音 | 重音 | 单音节 | 闭音节 | 正字法 | 拉丁字母 | 越南语 | 土耳其语 | 马来语 | 印尼语 | 腓尼基字母 | 恺撒 | 西塞罗 | 语序 | 音节 | 冠词 | 印欧语 | 离格 | 动词 | 句子 | 借词 | 综合语 | 拉丁语语法 | 外部屈折 | 元音 | 代词 | 变格 | 印欧语系 | 日耳曼语族 | 意大利语族 | 罗曼 | 外来语 | 英文字母 | 罗马字母 | 朱诺 | 恺撒 | 萨图恩 | 水星 | 墨邱利 | 金星 | 维纳斯 | 火星 | 玛尔斯 | 木星 | 朱庇特 | 土星 | 天王星 | 乌拉诺斯 | 朱庇特 | 海王星 | 冥王星 | 白羊座 | 金牛座 | 双子座 | 巨蟹座 | 狮子座 | 处女座 | 天秤座 | 天蝎座 | 射手座 | 摩羯座 | 水瓶座 | 双鱼座 | 欧洲人 | 亚洲人 | 梵语 | 立陶宛语 | я | 祖语 | 原始印欧语 | 梵语 | 日耳曼语 | 凯尔特语 | 斯拉夫语 | 盎格鲁撒克逊 | 皈依 | 征服者威廉 | 英格兰 | 诺曼人 | 英国人 | 中古英语 | 杰弗里·乔叟 | 文艺复兴 | 盎格鲁-撒克逊语 | 尤利乌斯·恺撒 | 韦格蒂乌斯 | 维吉尔 | 我思故我在 | 笛卡尔 | 英国女王 | 伊丽莎白二世 | 合众为一 | 美国 | 贺拉斯 | 瑞士 | 大仲马 | 哈佛大学 | 麻省理工学院 | 普林斯顿大学 | 耶鲁大学 | 剑桥大学 | 牛津大学 | 香港大学 | 耶稣基督 | 格拉斯哥大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