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1226.net
给你新词新语最详细的解释
The Night Watch 发布于:

《The Night Watch》是一部图书,作者是SarahWaters。

SarahWaters莎拉华特斯的第四本小说《夜巡者》Night Watch,她把年代移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后的伦敦,整本小说以倒述的方式,从战后萧条的1947年开始,回述至战事如火如荼的1944年,再以充满紧张空气的1941年告终。个人以为倒叙是一个吃力不讨好的叙事手法,读者既已知道故事的结局,要继续让他们在接下来的几百页继续热心关切主角的命运是很困难的事,又或者说,使用这种叙事法的小说,已经预先为自己笼罩上了一份缅怀过去的哀愁气氛;莎拉华特斯在这里便是如此。1947年读者初次认识每个角色时,她们一个个都好像那个战后萧条的城市一样,都蒙上了一层灰朴朴的重纱:整日着西装如行尸走肉游荡在戏院街头的凯、在一段已食之无味逐渐衰亡的感情中仍紧抓着恋人的海伦、陷在一段没有未来的婚外恋情的薇、跟甫从牢里出来,对世界早已陌生充满惧怕的邓肯。

但1947这段,几乎整整一百页都只在介绍描绘她的每个角色,没什么进展,或者说每个角色都卡在一滩迟滞的死水中,没有目的、没有希望。真正的故事,要到1944年,才突然鲜活起来。1944年的伦敦,被德军飞弹轰炸不休,这时候的凯,不萎靡不行尸走肉,每个夜晚开着救护车穿梭在被抱弹轰炸的伦敦;海伦这时仍被凯眷宠着,并遇见了曾经跟凯在一起,之后却将成为她恋人的作家;薇跟军官情人的恋事跟战事一样如火如荼;邓肯在狱中,寂寞的咀嚼着那个令他抱憾终身的秘密…

战争当然是残酷的,但是很不可思议的,战争却也给了莎拉华特斯笔下的女人们不可遇的机会;因为战争,因为青壮男士都已从军,所以凯可以从事女人平常不可能接近的「男性」救援工作;因为战争,人们不再有时间余裕去拿着道德放大镜去检视每个人的言行举止,女人着短发裤装,跟另一个女人住在一起,并不如平时那样地招人侧目;因为战争,或者所有人明天都将在一场轰炸中死去,薇于是可以不去想着恋人的妻儿,仿佛世界只剩下两人一样,军人请假不易,他们偷着时日,在破败的饭店里幽会

整本书最动人的地方,莫过于在某个子夜,海伦跟即将成为她恋人的茱莉,穿过在另一场air raid中,又被抱弹轰炸至星辰都近乎黯淡的伦敦:地下道,车站,河域旁的走道,钟楼,教堂,展开一场充满魔幻氛维的幽会,两人所到之处,几乎都是断壁残桓,战斗机轰炸下的伦敦时而震耳欲聋,时又静如死寂,这几乎要被战争给炸的灰飞演灭的伦敦,竟奇特地成了一段隐密恋情的温床。

这本书其实是莎拉华特斯至今野心最大,也最严肃的一部小说,不再用前几部维多利亚奇情、不再用戏剧化的情节、艳丽的故事来写一个在历史隧道另一端的遥远世界,二次大战的伦敦,是一个有许多照片文献记载,多少仍真切有实体而历历在目的世界,讲到的女性议题也比较逼近真实、严肃、悲剧,但从某方面来说,这也是莎拉华特斯最失败的一本小说,坦白说就是我不认为莎拉华特斯有那个功力支撑起这么悲壮的战争史诗悲剧,以致于她在用倒述的这个叙事方法上,几乎是接近失败的,先熬过苍白无味的第一部1947年,好不容易第二部1944有些动魄的剧情,到最后一段1941年,讲几个主角怎么认识等等,就整个都掉下去了,我知道了后面,知道了中间,最前面这段丝毫不让我感到nostalgia、哀伤、预知事记的无能为力无奈等,莎拉华特斯第一次写男性角色,也稍嫌能力不足,以致于邓肯的故事线成了四个人中最弱的一环。

2006年,莎拉 华特斯再次因《The Night Watch》获得布克奖提名,并被评为首届“石墙文学奖”的年度作家。


相关文章推荐:
第二次世界大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