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1226.net
给你新词新语最详细的解释
黑锅:我和罪犯玩命的日子 发布于:

《余罪》作者常书欣全新力作!故事、人物、场景热血升级!更残酷!更真实!在每一个改编自真实案件的故事背后,感受残酷的警匪交锋和人性挣扎!

本书写作过程中,作者曾受到无数职业警察的建议和指点!关于现实社会的深刻解构!

常书欣评价《黑锅:我和罪犯玩命的日子》:“这本书比《余罪》更残酷、更真实!”

如今在我们身边,每天都发生着大大小小的案件,有时我们唏嘘过后,却从未深入了解。在本书中,你将跟随一名普通刑警的视角,窥探每一起案件被粉饰后的真相,而这一切正是整个社会悄然运转时,人性中难以弥补的漏洞……

简凡本是一名从小在饭店长大的普通人,只愿钻研菜色中的酸甜苦辣,却阴差阳错在兼任协警期间立下大功,就此开始了职业刑警生涯……然而从简凡参与的第一个案子开始,他就发现自己已经置身这座城市的罪恶旋涡,身边的每一个人仿佛都揣着不可告人的秘密,眼前的每一件事的真容似乎都被层层掩盖,而简凡便如同走在正邪边缘的钢丝线上,每一步都面临着万丈深渊……

《黑锅》以数起案件为切入口,为您公开了一个真实、残酷的正邪交锋法则,同时也是对当今社会格局的深度解读。在阅读书中警察、罪犯乃至普通人等上百名角色的言谈举止时,您会逐渐发现,现实生活中的酸甜苦辣,远比一口锅中的味道更加丰富,更加撩人,更加值得玩味……

常书欣,山西人氏,国内警匪、刑侦类题材代表作家,每一部作品都受到专业警察的建议和指点。2016年,常书欣的作品《余罪》畅销100万册,在国内掀起阅读狂潮,制造了前所未有的文化现象,被誉为近年来原创小说中最亮眼的口碑之作。

《黑锅》作为常书欣的最新力作,也将其作品中最精华的魅力再一次呈现在所有读者面前。本书中跌宕起伏的情节、性格各异的角色以及对于现实社会的反思,都将比《余罪》更胜一筹。其同名影视剧也已在火热拍摄中,即将杀青上映。

常书欣的现代刑侦故事已入化境,细节巧妙,描摹精准,侦破桥段没有许多推理作品的做作和轻浮,文字朴实,却蕴藏着极雄浑的张力,地气十足。

——著名作家 马伯庸

这是一本让人拿起就放不下的书,似邪实正的主人公的命运如磁石一般吸引我不停地读下去。我从阅读中能感受到属于这个时代的风风雨雨,能体验到属于这一代人独有的人生困境和心路历程。

——著名作家 小桥老树

《黑锅》比《余罪》还要精彩!

——著名作家 唐隐

很欣喜有越来越多的国内小说在完成剧情悬念和阅读快感的同时,有了更多关于人性上的观察与书写。

——著名作家 蔡骏

常书欣小说中的每个案件都令人手不释卷,悬念和节奏都是类型小说的翘楚。

——著名作家 蜘蛛

第一部

第二部

第一章

小厨遇大案

第一章

惊魂一线

第二章

警察考试

第二章

迷魂奇案

第三章

焦点警校生简凡

第三章

简凡的冷静与冲动

第四章

刑侦队,水太深

第四章

九鼎的危机

第五章

突如其来的神秘任务

第五章

商战进行时

奇食有奇效

“打110!有困难找警察!”

一般人遇到危险,都会条件反射般地产生这样的想法。

不过这个想法很快被简凡否定了。要放以前估计会这样干,可当了半年协警,多多少少对县里的警力配置有所了解。派出所里,差不多值班的就是协警,而刑警、特警真组织起来也需要一段时间,再快也赶不上这顿饭的速度。

再说了,店里还有老爸、还有表妹,还有乡下亲戚和几个食客呢,伤着人可咋办?

简凡把那个皱巴巴的纸又看了几遍,很确认了:一个萝卜脑袋、一个脸像牛肉干,编号A1、B4,市局刑侦一大队出于保密,连嫌疑人的名字都没留下。回忆如过电影一般:俩人进门的时候,戴着帽子、还有一个戴着墨镜,怪不得觉得别扭。俩人先扫了一圈大厅里,看没什么人才进来,进来了要包间坐下的时候,先看看窗外,窗外正对着通往县城的路,视线开阔。一说话,目光游离,这警剔性明显很高。而门口就停着他们开的车……

咋办?就这么放他们走了?简凡有点心里发毛!

不动声色地放走是最好的办法,可简凡实在觉得难受!被人耻笑、被指导员训做草包、那口偌大的黑锅晃晃悠悠地,没准就扣自己脑袋上了。直到现在还瞒着爸妈、没准二叔一回来,又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奚落一番……还有那个水仙不开花的指导员,这时候没准正准备给自己写一个处分通报!

妈的,不能让你们如愿了……恶从胆边生的报复心理上来了,简凡恨恨暗道:帅哥不发威你们还当我是什么了,让你们瞧瞧简家菜的神奇!

心下一寻思,简凡拍着大腿飞奔着报了菜,钻进配菜房,拿起个小耳锅,眼疾手快地拉着一面抽屉柜,运指如飞地捻着十几味中药,瞬间配成一副,又不死心地加大了几味料的份量,奔着出来加水上火,加猛的液化炉开到了最大,轰轰的火声,一会儿水便滚了……

“小凡,你干什么呢?”正调味配菜的老爸诧异地看着简凡。

“爸,配几味安神补脑的药,我这几天睡眠不好……”简凡不动声色地说了句瞎话,一看老爸,心下又觉得慌张,赶紧说道:“爸,你先回吧,就一桌了,我伺候着……你骑自行车吧,我一会开着车顺便把垃圾倒了。”

“那行,早点回来啊!”简忠实说着,抹抹手看看时间,已经快到打烊的时候了,步行着出门又想起什么来似的问了句:“小凡,这两天你怎么没上班?你妈中午还问呢。”

“轮休……爸,你问那么多干什么……”简凡嘴里有点苦,话到嘴边又说不出来了,跟老爸说实话倒不怕挨批,就是怕看到老爸失望的表情。

“开车小心点啊。”简忠实安慰了句,先骑着自行车回去了。老爸几十年就是这么两点一线,家到饭店、饭店再回家,那辆破自行车,差不多和简凡的年龄一般大了。

伸着脑袋看老爸一走,简凡放了一半心了,厨房可就是自己的天下了。

快点快点……简凡盯着火上的锅,心里像锅里沸腾的水一样熬着!最担心的是药效不到,平时熬中药都是猛火滚水再加慢火细熬,这么快的速度也不知道有没有效果。

沸腾的汤汁蹦起来了,咕嘟咕嘟的声音,厨房里慢慢地飘出了药香,简凡一咬牙,一大勺子药汁和在耳锅的炖肉菜里,香料加中药,再配着肉香,成了一股说不出的异香……简凡尝了尝,没有破坏汤汁的鲜味,这才端着上楼了。

小隔断包间里,两个人看样子早等急了。简凡心有余悸,只怕这俩货发现出不对来,笑吟吟地放下两份菜说道:“两位大哥,慢用……耳锅红烧肉,先烧后炖,我们用的药膳底料,闻着有异香,吃着有淡淡的中药味道,汤色鲜美,有清胃健脾、醒脑明目的功效……”

简凡很镇定,两眼清澈如水,从小到大,越是说瞎话的时候越是镇定!

这个时候,简凡知道自己是安全的,当跑堂练就的一张笑脸当得是迷死人不偿命,除了笑、除了谄媚,在这张脸上还发现不出什么异样来。即便是心里害怕得要死,把这些人骂了一千遍,可嘴上还是客气。

“嗯……”萝卜脑袋的那位,使劲闻了闻,夹了一大块五花肉嚼着,含糊不清地说道:“不错,味道不错,我听朋友说过乌龙县最好的炖菜是第一锅。”

两个精致的小耳锅,飘香的肉炖菜引得俩食客食欲大增,看那样也是饿了,俩人都是馒头就着菜狼吞虎咽。吃得咂咂有声,连简凡一直伺候在身边都浑然未觉。

这时候看着两人,一个萝卜头,一个牛肉脸,和那照片却是更相像了几分。

笑吟吟的简凡看着第一步达到了,又是征询般地问道:“二位大哥是第一次到乌龙吧?我们店里还有玉米酒,叫芙蓉玉米黄,酒味清香、药味浓郁,二位听说过吗?要不来点?”

那牛肉脸的看样是大哥,不迭地吃着菜,却是顺手摆摆筷子:“噢,算了算了,你去吧,我们不喝酒!还要赶路。”

这难不倒简凡,略一思索便忽悠上了,很诚恳地说道:“这位大哥,美食不配美酒是一大遗憾,看样子二位是远道而来,肯定是开车赶路,怕影响。这个二位大哥放心,没关系的,玉米黄酒精度数才十度,比啤酒高不了多少,对于二位大哥和饮料没什么区别,不过味道香醇、酸中带甜,尝一口是齿颊留香,喝一杯是提神醒脑,初来小店,实在没有什么照顾二位大哥的,我赠送二位一人一大杯,两位尝尝,不用付钱!尝着不好,您泼我脸上;尝着好的话,您二位也照顾照顾小店生意,见着亲朋好友传个口碑,做个广告。我们老店的口碑就是这么来的。二位大哥意下如何?”

这恳切的表情实在让人不忍拒绝,忽悠了一堆,不过是找个送酒喝的借口而已,但凡吃饭买东西,贪小便宜心理总是有的。这么挑逗一下,很少有人会不要白送的酒。

那牛肉脸的一听倒乐了:“哈哈……这小伙子会说话,好!听你的。”

两人都乐了,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又是白送酒的笑脸人。

“哎,二位稍等!”简凡也乐了,这才飞奔着下来。厨房里的药锅已经快干了,赶紧一斤酒往锅里一喷,只见“哧拉”一声冒着白烟,酒香药香弥漫了整个屋子。简凡手忙脚乱地过滤了一遍,扔进冰箱,卡着时间算了一分钟,又飞快掏出来倒进瓷壶里,奔着上了楼,毕恭毕敬地把酒放到了两位食客的桌上。

“喝死你们……”简凡心里暗骂着,却是一脸笑容地看着两人狼吞虎咽地吃着,等酒上桌的时候,差不多已经一半下肚了。两人就着大杯尝了口,淡淡的酒香和药香,入口清爽,味道能直冲着鼻子里,竖竖大拇指赞口不绝。简凡这时候倒不需要说话了,笑着慢慢的退出来,轻轻地掩上了门。

脚步刚移两步就听得里面人压低了声音,一个在问:“大哥,离省界还有多远?”

“不远了,乌龙县是最后一站,二级路再走两百多公里就到了。”

“大哥,这可够玄的啊,老二老三也不知道跑出去了没有,您还就专门往窝里钻。”

“呵呵,咱们都躲了一周了,设的卡早撤了,最危险的地方才最安全。快吃吧,吃完好上路。”

“嗯,好……别说,老二一直吹嘘乌龙第一锅,这味道还真是不错。”

简凡听着,心想这俩人还真胆大,明知道乌龙一线的在搜查还冲这儿来了。不过也正如人家猜想,二级路、国道上的哨卡早撤了,上午还听成钢说在乌龙山里搜人三天都没结果,也已经撤回来了。

下了楼,简凡和桃花心不在焉地闲聊着,等了好久都不见人下来。简凡这心里打鼓了。刚刚几样药材是安神补脑改善睡眠的配方,几味嗜睡的药加了平时四倍的量,要按正常情况,就是头山猪也应该倒头睡了!不过熬的时间太短,药性进了多少、发挥药效需要多长时间,进汤里、进酒里是不是还能发挥效力,就让简凡这半瓶子醋说不上来了。

但怎么说也该有点效果吧!这十几分钟等得好漫长,简凡走又不敢走、上也不敢上,火急火燎的样子连桃花也懒得搭理了。

十几分钟后,出人意料的事发生了。楼上包间门“吱”一声响了,接着简凡听到了脚步声,一伸头,傻眼了——

两个吃完了饭的食客,抹着嘴一脸惬意从包厢下楼来了,神采熠熠,哪像要昏迷的样子?下了楼问了价,四十块钱的耳锅,两人扔下一张五十连找零都不要了,还笑着和简凡打着招呼,拍拍简凡的肩膀大赞味道不错。简凡糊里糊涂应着声,眼看着俩人驾着车扬长而去了!

啊?眼看着俩人出了饭店上了车,“呜”的一声大摇大摆开车走了!简凡笑脸相送着,手挠着腮,一副孙猴子遇上如来无计可施的表情,笑脸慢慢成了苦脸。

这怎么一点效果没有?不但没吃迷糊,反倒越吃越精神了!

药不对?不可能呀!这方子太熟悉了,就几味药而已!特别是酸枣仁,药性直接作用于中枢神经,那一味安神的药都缺不了,怎么可能错了?

失效了?也不可能,新药呀!配药膳、泡药酒,老爸最细心了!

简凡转身急急忙忙往楼上包间跑,一斤玉米黄、两份炖肉锅,连汤带菜带酒,都被消灭得干干净净!

“简直俩头猪哎,吃这么干净都没事……报警!”

简凡大眼瞪小眼,又浮起报警这个念头,不过马上又否定了。万一这药根本没起作用,出了叉路一走,再抓不着人,自己不成了报假警的了?再说自己现在还是个接近开除的协警,万一让人知道了,自己任凭着两个通缉犯大摇大摆地在店里吃饱了、喝足了、再大摇大摆上路了,那要传出去,就不是要背一口黑锅的问题了……

这可咋办?简凡在饭店的厅堂里来回踱步,一时间比热锅上的蚂蚁还焦急了几分……


相关文章推荐:
余罪 | 常书欣 | 常书欣 | 刑警 | 黑锅 | 常书欣 | 余罪 | 黑锅 | 马伯庸 | 小桥老树 | 蔡骏 | 蜘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