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1226.net
给你新词新语最详细的解释
黑暗传 发布于:

《黑暗传》是2002年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一本图书,作者是胡崇峻。

《黑暗传》由神农架林区文化干部胡崇峻于1984年发现,曾受到国内外学术界的重视。神农文化研究会主办、出版的《神农文荟》杂志创刊号首次发表了《黑暗传》的述评本和整理本,出版时间大约是1992年。

天体之初只是一团气体,一片混沌,弥漫在黑暗之中,开始没有水,经过不知多少代的神人的努力,后来出现了一个叫“江沽”的神人,才把水造出来,那时,天萌芽了,长出了一颗露水珠。露水珠却又被一个名叫“浪荡子”的神吞掉了。“浪荡子”一口吞掉露水珠后就死了。他的尸体分成五块,此后,才有了五形。地上才有了实体,有了海洋,出现了昆仑山。昆仑山吐血水,诞生了盘古。盘古请来日月,开天辟地,最后盘古垂死化身,躯干化成大地的一切:五岳山脉、日月星辰、江河湖海、草木森林等。盘古死后,大地上的金石、草木、禽兽又化成各种各样的神,这时还没有真正出现人类。神们互相争夺,闹得天昏地暗,直到洪水滔天,淹没了罪恶。洪水中又出现了黄龙和黑龙的搏斗,来了个叫吴天圣母的神,帮助黄龙打败了黑龙。黄龙产蛋相谢。吴天圣母吞下龙蛋,孕生了三个神人:一个主天,一个主地,一个主冥府。洪水中来了五条龙捧着一个大葫芦在东海飘流。圣母打开葫芦,见里面有一对兄妹伏羲和女娲,就劝他们结婚,这才生下各个创世的神,直到这时,才产生了有血有肉的人类。

由《黑暗传》的内容可以看出,汉民族的创世史诗和世界许多民族的创世史诗多有相通之处,尤其是“洪水滔天”。据查,《黑暗传》在明代有了木刻本,神农架的老人有的见过这种木刻本,可惜现已失传。但有的老歌师说《黑暗传》远在唐代就开始流传了,虽然它的年代还不能确实,但它悠久的历史已毋容置疑了。

1987年,湖北省文化厅和省文联等四家单位为发现、整理、注释《黑暗传》的胡崇峻颁发了“屈原奖”,他被誉为“中国的荷马。”

十几年来,胡崇峻孜孜不倦地在神农架四处奔波。在民间故事、民歌、民谣的搜集整理方面,战果辉煌。除《黑暗传》外,他搜集的民间叙事长诗还有《纲鉴》、《奇缘传》、《混元纪》、《荒年记》、《三国传》等十余部,搜集的道教、佛教唱本有《女娲尊经》、《三皇经》、《太阳真经》等,搜集的民间歌谣有《秦始皇歌》、《制作史歌》、《婚礼仪式歌》等,可谓蔚为浩繁。

《黑暗传》似乎是悄悄出版的,可是在网上,关于它的消息却几近铺天盖地。胡崇峻---这位蛰居在神农架深山的搜集整理者,在网上的信息条目超过了许多作家。其实,《黑暗传》虽在湖北发现和出版,但接着就引起了港台地区和新加坡及全球华人学者的极大兴趣。在前几年未出版时,国外及台湾等地区的读者及学人均纷纷来信,向其打听整理进展情况。汉民族也终于结束了被称为"没有自己的神话创世史诗"的历史。

可以想见这本书惠及子孙后代的意义吧。可以说,这本书是我们民族最早的"家谱",是每一个人甚至全世界人民都应该知晓的。《黑暗传》是一种神话,这群生活在神农架地区的汉族人,有着令人无法相信的想象力。关于洪水滔天的故事,这或许大家都知道,洪水之后人都被淹死了,伏羲与女娲兄妹成亲,成了人的始祖,等等。但洪水滔天之前呢,《黑暗传》想出了好多好多世纪,好多好多远祖,关于这个远古的家谱,不只是让人看得眼花缭乱,它的无以羁绊的神奇的想象力,真是让人叹为观止,相信每个读到它的人,都会被那绚烂恣肆的景象所迷醉,所倾倒,其文采甚至丝毫不比屈原的《九歌》逊色,甚至超过无数倍。

这本有着多个版本的奇书,谁是它的第一个作者呢?肯定这将是一个千古之谜,说它是一个千口相传、不断扩大和完善的体系,当然是正确的。问题是如此丰富、壮观、文采绝尘的唱本,却流传和保存在荒凉、僻远、贫瘠的鄂西北深山里,这又是什么原因呢?看来,它就像那些珍贵的孤兽一样,只有荒凉与沉寂才是它生命的屏障。

那么,作为这一伟大宝藏的发掘者,胡崇峻应该受到尊敬。这位衣着朴素、安贫乐道的搜集整理者,这位深居于大山中的伟大学者,为此书付出了他几乎一生的精力。在我与他的长期接触中,我发现他已经沉溺于此,无法自拔,他的整个生命都与《黑暗传》融在了一起。他住房条件较差(近几年尚有改善),卧室门窗紧闭,发霉的空气令人窒息,没有玻璃的碗柜里跑着老鼠,皮鞋从来不刷。平时蔫蔫的,抽着闷烟,神情极不自然。可是,只要一谈起《黑暗传》,谈起民歌,谈起民间故事,就会神采飞扬,妙语连珠。以他的才华,他可以成为一个很好的散文家和诗人(他的绝妙的散文及诗限于篇幅我不想在此引用),但因为一个偶然的机遇,使他迷上了《黑暗传》,并且准备了一生把此书整理行世。

胡出生在一个武官世家,祖上当过清廷的游击官,祖籍浙江,后家道中落,祖辈在四川贩骡马,以后便在神农架定居。为搜集整理《黑暗传》不能顾家,两任妻子都离他而去。他搜集有9种《黑暗传》的抄本,每一种都要经过无数次探访,还包括搜集到《白暗传》、《红暗传》以及与此有关的神农老祖的唱本,还有什么《玄黄传》、《黑暗大盘头》、《黑暗纲鉴》、《混元记》等等稀奇古怪的抄本,这对于丰富他的整理本,都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如今5000余行的正式出版本,行行都蘸透他的心血,须知,那些唱本多是残缺本,有的几百行,有的千把行,如此零乱、重复的故事,就算梳理一遍也是艰难的。但我们如今看到的这部流畅的史诗,感觉是一泻千里,确是一部艺术化的家谱。我们应该为我们伟大的民族而骄傲。先祖们开天辟地的历史真是荡气回肠,威风凛凛,壮怀激烈。我们除了感谢胡崇峻外,还应感谢那座默默屹立在远方的山---神农架,以她的忠诚保存了我们远古血脉的记忆,让我们的民族有了回忆的温暖,并将把我们紧紧维系在一起。

2010年5月18日,中国文化部公布了第三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推荐项目名单(新入选项目),保康县、神农架林区两地打包申报的《黑暗传》榜上有名。列入民间文学项目第三十项,即保康县、神农架林区两地共同申报的《黑暗传》。

2019年11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保护单位名单》公布,保康县文化馆、神农架林区群众艺术馆获得“黑暗传”项目保护单位资格。

号称世界四大文明古国的巴比伦、埃及、印度、中国,前三者都有自己民族的史诗。巴比伦创世史诗《埃努玛·埃立升》是用楔形文字记载在七块泥板上,这些泥板由英国考古学家于1845年在今日伊拉克境内发现。这些泥板可上溯到公元前1000年左右,但上面反映的内容和文风表现以及记载的故事早在公元前1900年就已存在。

社会文明在公元前4000-3000年的埃及得到了辉煌的发展。公元前3500-2500年是埃及人类文明的黄金时代,埃及的政治、经济、文化已有了相当的发展和繁荣,伟大的金字塔在那个时代建造起来了,有关主掌生死和复活的神明俄塞里斯的传说也在那个时代广为流传。那个时代中国远处在氏族部落时期。遗憾的是直到公元70年左右,才由希腊人普卢塔克将悠久的神话传说著成《伊希斯和俄塞里斯》一书。这个古老的民族传说截至普氏记载时已流传了4000年!一个传说能流传数千载,足以证明该传说包含的价值和产生的魅力。

印度民族伟大的史诗《罗摩衍那》大约形成于公元前200年至公元200年。那个时期中国正值汉朝的形成到灭亡,《罗摩衍那》全书分为7篇,共计48000行。《罗》影响极大,印度教信徒奉为圣书,作为印度儿童教育必修课长达几百年之久,并被译成各种文字在亚洲许多国家广为流传。

但在世界文学史上产生巨大影响的要数荷马史诗了。世界著名的古希腊英雄史诗《伊利昂记》(也译《伊利亚特》)和《奥德修斯记》(也译成《奥德塞》),传说是古希腊盲诗人荷马,青年和晚年时期根据流传颇广的神话传说和民间故事整理创作的。《伊利昂记》大约形成在公元前8世纪中叶,那个时期中国正值西周末期。《伊》全书15693行,24卷本,荷马史诗的内容异常丰富,千百年来被视为古代最伟大的史诗,马克思称之为“一种规范的和高不可及的范本”,具有“永久的魅力”。

具有五千年悠久历史和灿烂文化传统的中华民族,几千年来竟然没有发现自己民族的宏伟史诗,这无疑是全世界史学家和文学界共同遗憾和迷惘的一件事情。一百多年前,德国哲学家黑格尔曾断言:“中国人没有自己的史诗,因为他们的观察方式基本上是散文性的。”20世纪以来,相继发现了中国少数民族的三大史诗:藏族的《格萨尔王传》,蒙古族的《江格尔》,何尔克孜族的《玛纳斯》。然而,国内外学术界仍很悲观:汉民族无史诗,世界上哪一个古老民族没有辉煌的史诗呢?中华民族是压根没有史诗?还是史诗已失传?还是埋藏在什么地方没被发现呢?

终于,一个石破天惊的日子到来了——1982年,神农架林区文化馆干部胡崇峻在神农架的深山老林中采撷到一朵民族文化的瑰丽奇葩——汉民族首部创世史诗《黑暗传》。

1982年8月,胡崇峻在搜集民间歌谣时,在神农架林区松柏镇敬老院张忠臣老人处,得到一本长达3000行的《黑暗传》手抄本,手抄本以七字一句的民歌形式叙述了史前至明代的重大历史事件,分为四大部分:天地起源,盘古开天,洪水滔天和再造人类,三皇五帝出现。胡崇峻当即认为手抄本价值重大。接着,他又走访了近200名神农架深山里的民间歌师和会讲故事的老人,竟然搜集到《黑暗传》的八种文本,计三万多行。他将搜集到的资料片断刊发在《神农架民间歌谣集》上。第一个发现《黑暗传》真正价值的是华中师范大学副教授刘守华,他于1984年1月便撰写了《鄂西北古神话的新发现——神农架神话叙事山歌<黑暗传>初评》。文章认为:《黑暗传》的发现证明汉民族有神话史诗一类的作品在民间口头流传。

不久,中国神话学会会长、著名学者袁珂先生读到了刘守华的论文和《黑暗传》的片断之后,兴奋地说:“《黑暗传》的发现是个新的突破,汉民族也有了自己的史诗。”袁珂指出:“《黑暗传》极为珍贵,贵在数百年前就有人将神话传说和历史联为一片, 作了初步的熔铸整理。”

1984年7月,在全国少数民族神话学术讨论会上,刘守华向全国学术界介绍了这一民间文学的重要成果。中共湖北省顾委副主任、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李尔重撰文说:“《黑暗传》比《离骚》的铺叙与想象能力,不知要高出多少倍……其内容之丰富,文采之光华,能使《昭明文选》《文苑英华》之类的著作为之逊色。”刘守华在回答《中国文化报》记者采访时说:“汉族首部创世史诗《黑暗传》,对于研究中国传统民间文化有极大的价值,已经引起了国内外专家的重视。”

1984年9月21日,《湖北日报》捷足先登,在头版刊登《神农架发现汉族首部创世史诗》的重要消息。消息上了当天的《人民日报》的要目。9月29日,上海《文汇报》和其他报刊相继转载了这一报道,引起社会广泛关注。此后几年,《人民日报》《光明 日报》等全国几家报纸不断报道一些有关《黑暗传》的文章。1987年2月14日,《中国文化报》刊登了著名学者袁呵的文章《喜读神农架》,文章进一步阐述了在汉民族有史诗这一点,已由《黑暗传》给予坚定的回答了。

世界各民族的神话史诗多数部感兴趣于整个宇宙的创造,且大都说到先有宇宙——一团混沌无形之物,再从中分离出一个或者一对神明,神抵人数不断增加,每一位神都在宇宙系统中发挥作用。创世神以植物、兽类和人这些形态给大地带来生命。许多神话史诗都写到了“洪水滔天”——人类曾被洪水毁灭了一次。这一主题在全世界的史诗和神话传说中都可见到。包括《圣经》里的《创世纪》,印度人、古希腊人、中美洲马雅印第安人和美洲约鲁巴人的神话中,都不乏其叙。最详尽的有关洪水滔天的神话属巴比伦的创世史诗《埃努玛·埃立升》。

《黑暗传》一书前后是百姓行业附会,书中正文是古代庸国及其遗民(今土家族)的记录。《黑暗传》也不是什么唯一的史诗,同样的史诗苗族和其他历史悠久的民族也有,其中苗族的史诗中一部分也已经出版,很多大事件和《黑暗传》一致,人名不同而已。


相关文章推荐:
胡崇峻 | 神农架林区 | 胡崇峻 | 吴天 | 相谢 | 伏羲 | 女娲 | 神农架 | 湖北省文化厅 | 胡崇峻 | 纲鉴 | 混元纪 | 三国传 | 三皇经 | 胡崇峻 | 神农架 | 子孙后代 | 神农架 | 伏羲 | 女娲 | 屈原 | 九歌 | 胡崇峻 | 清廷 | 神农架 | 玄黄传 | 混元记 | 胡崇峻 | 保康县 | 神农架林区 | 巴比伦 | 埃及 | 印度 | 中国 | 创世史诗 | 罗摩衍那 | 世界文学史 | 荷马 | 黑格尔 | 玛纳斯 | 神农架林区 | 胡崇峻 | 神农架 | 松柏镇 | 三皇五帝 | 神农架 | 刘守华 | 袁珂 | 刘守华 | 李尔重 | 创世史诗 | 神农架 | 人民日报 | 创世史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