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1226.net
给你新词新语最详细的解释
森忠政 发布于:

森忠政(1570-1634年7月31日),森家出自清和源氏,初代当主是清和天皇的七世孙——源义隆。义隆于平安时代末期拜领相摸国毛利庄,此后改称森氏,至于为何不以毛利为苗字则不得而知。一种说法认为森是毛利的转音(森在日文读音里为“MORI”,毛利为“MOURI”),但可信度似乎不高。父亲为织田信长部下森可成,母亲是森可成重臣林新右卫门通安(常照)之女阿盈〔ei〕。

元龟元年(1570),美浓金山城主森可成的六男在金山城出生,乳名仙千代。仙千代出生时,父亲可成正根据信长的命令在近江坂本城作战.然而谁都没有想到,就在这场战争中森可成战死了。也正因为如此,仙千代从未亲眼见过自己的父亲。

森氏一门是典型的武门之家,除了刚才提到的森可成因死守坂本城而战死之外,森忠政的长兄森可隆在姊川合战中首次出阵,后战死于越前手筒山。二哥森长可参加了小牧长久手之战,在与德川军对峙时为铁炮所射杀。三哥森兰丸、四哥森坊丸和五哥森力丸则因为保护织田信长而死在了本能寺。

幼年丧亲乃人事最悲惨之事,但生活在那个乱世似乎就注定了要被命运所玩弄,正是由于兄弟们的早夭,使得森忠政成为森家男子中唯一活下来的人。在其兄森长可战死后,他顺利地继承了家业。

值得一提的是,在天正十年(1582),也就是仙千代十二岁时,他同他的三位兄长一样成为了织田信长的侍童。当时他的三位兄长很受信长的信任,作为末子的忠政不免仗着自己兄长的势力而不把他人看在眼里。有一次,就因为先辈小姓梁田河内守把他当小孩对待,仙千代一怒之下竟打了梁田。

信长很快就知道了这件事,做为惩罚,仙千代被送回了母亲妙向尼处。如果没有梁田事件,仙千代可能会一直待在信长的身旁,那么他就不可能逃脱两三个月后发生的“本能寺之变”,更不可能会拥有津山十八万石领地。

被信长赶出来的仙千代在与母亲妙向尼话别后,便来到了岐阜城与堂姐锅(森可政之女)一起生活,当时的他就相当于森家送到织田家的人质。天正十年六月二日,“本能寺之变”爆发。很快,织田信长自杀、兰丸等三位兄长战死的消息便传到了岐阜城。不久,留守信州海津城的森长可也收到了这一信息。当时森可隆已经战死,兰丸等三兄弟也死在了本能寺,仙千代与长可就成为了森氏一门中仅存的两人。森长可很清楚,自己之所以能在信州站住脚,完全是靠织田信长的威势。如今信长已经不在人世,那么他也就很难保住这里的领地了。基于这样一种判断,森长可果断地下令放弃海津城并返回金山,同时决定以后跟随羽柴秀吉。

回到金山后,森长可与母亲妙向尼进行了短暂的会面,之后下达了迅速加强各处守备的命令。但仙千代此时还被软禁在岐阜城内,由于长可已经宣布从属于羽柴秀吉,所以他不可能向岐阜城主织田信孝要人,这样仙千代又成为森家在织田信孝处的人质。为了救出他,森长可派部下潜入岐阜城内仙千代的住处,秘密将他带了出来,用事先准备好的被褥包住他,从悬崖上滚下来,这样仙千代才逃出了岐阜城。据说那悬崖有近30米高,不过这个数字出自于《森家先代实录》,所以可能有一定的夸张。

在救出仙千代后,森长可便对救堂姐的事感到绝望了。那以后,对此不满的叔父森可政与长可变得不和,后来可政干脆投奔了德川家康,成了德川家的旗本。

顺带一提,关于梁田事件里仙千代的嚣张的性格主要是当时时代的原因,在战国时这种事情十分常见。因此不能和当今文明社会人人平等的教育理念培养出的同龄少年做比较,也不能将他的人格高度按照当今社会的标准所评价。

天正十二年(1584年),在小牧长久手之战中,奉丰臣秀吉之命出战的森长可,被流弹击中额头而死。森长可在出阵之前似乎就已经预料到这次战斗可能会失败,故而留下了一封遗书,说死的时候要穿着白色的阵羽织下葬。关于继承人的问题遗书中写到:“家名相续的责任,就交给仙千代了。”在遗书的最后,森长可写下了“武士=战死”的名言,这或许就是身为武门世家的森家一直所坚守的信念吧?丰臣秀吉在看了这封遗书后感动得泪流满面,立即认同了让仙千代继承森氏家名的请求,同时还任命其为美浓金山城主。

仙千代元服后,为了表示森家的忠诚起名为森忠政,可是此时森家的领地与长可时期相比,被大幅度地减少了,这也许是后来森忠政背弃丰臣家而投靠德川家康的原因之一吧?

天正十三年(1585),森忠政参与了秀吉对佐佐成政的讨伐,这一战也成为了忠政的初阵。天正十八年(1590),森忠政又参加了小田原出阵。不过可惜的是在这两场战争中森忠政都未能立下大功。

文禄元年(1592)丰臣秀吉出兵朝鲜,森忠政则因为要负责名护屋城三之丸、冠木门、追手门等建筑物的营造和城池的警护而未能出阵。文禄三年(1594)森忠政又奉命参与了修缮伏见城的任务。

天正十八年,丰臣秀吉终于完成了统一天下的宏愿。然而小田原开城的场景还历历在目,秀吉又开始了他鲁莽的海外派兵。秀吉的梦想是征服大陆的明王朝,而要对明国用兵就必须假道朝鲜。于是秀吉向李氏朝鲜派出使节,提出了要求朝鲜借道和称臣纳贡等无理要求。对于秀吉的要求,朝鲜人不但拒不接收,反而显示出了轻视日本的态度。朝鲜人的态度激怒了秀吉,作为二者之间调停人的对马宗氏一族和小西行长也感到十分失望。

这样一来,文禄之役最终爆发。为了集结军力,丰臣秀吉向诸侯下达了按地域规定的军役。按照秀吉的命令,当时森忠政的领地大概要负担一千八百人的兵役,不过森忠政总共派遣了超过两千人的军势前往名护屋。而最终从各国集结的“日本军”总数则超过了四十五万人,其中真正出阵的日本军从一番队到九番队全体有十五万八千八百人。正如前面所说的那样,森忠政并未真正前往朝鲜,他的任务是参加修建侵朝日军的大本营--名护屋城。

象后来营建津山城一样,以筑城见长的森忠政全力投入了修筑名护屋城的工作中,他带来的兵力也全部被用来筑城。同时,一直到名护屋城建成为止,森忠政都参与了秀吉所在地的警备工作,也正因为这样,森忠政才能在不丢失一兵一卒的情况下返回本国。可是森氏一门中也有渡海前往朝鲜奋战的人,他就是森忠政的叔父--森可政。前面已经讲过,森可政因为自己女儿的事而与森长可断绝了关系,但森忠政并没有因为这样而抛弃自己的同族。后来根据忠政的请求,森可政作为森家的家老被迎回了津山城。

丰臣秀吉在伏见城逝世后,天下的形势开始向德川家倾斜。正所谓人一走茶就凉,秀吉的威势也不可能再继续保护丰臣家,而就在从朝鲜撤兵后的第二年,秀赖的保护人前田利家也病死了。眼看着丰臣政权逐渐为德川家康所掌握,感到不安的石田三成开始寻求与各地诸侯的联合。在德川家康转封关八州后,森忠政凭借在小田原之战中立下的功勋和德川家康的帮助,获得了信州川中岛的领土(即其兄长可的旧领)。虽然说森家是受过丰臣家恩惠的诸侯之一,然而已经看清天下大势的森忠政还是拒绝了石田三成关于联合对抗德川家的请求。他在回信中写到:“我的兄长长可在长久手之战中为秀吉公战死,可秀吉公却以我幼小为由,没收了兄长留给我的川中岛四郡的遗领。而家康公则正好相反,正是由于家康公的帮助,我才能获得今天川中岛的封地。所以于情于理我都不应该与你联合。” 在将回信发出后,森忠政便丢弃了羽柴的姓氏而重新使用森做为苗字,就连家纹也重新改为了鹤之丸。这样做,应该是想表明与丰臣家断绝关系的决心吧。

庆长五年,德川家康以五大老首席的身份发布了对上杉景胜的征讨令。和其他丰臣家的武功派大名一样,森忠政也按照这一命令出征,去了关东。然而就在此时,石田三成再次写信给森忠政,劝其不要追随家康。收到信的森忠政断然拒绝了这一请求,留在了德川阵营之内。可是对家康而言,尽管森忠政拒绝了三成的邀请,但森忠政的兄长长可毕竟是死在德川家的手里,加之三成与森忠政曾经一同修建过寺院,害怕森忠政在关原突然叛变的家康还是把他派到了德川秀忠处,实际上就是不让他以主力军一员的身份参与战斗。我们并不能怪家康多心,试想单凭宇喜多、大谷等军就已经让东军吃尽了苦头,万一当年老对手的弟弟,有着十三万石领地的森忠政临阵突然叛变,对西军来说可能就是翻身的关键啊。

此后,森忠政的领地川中岛在上田之战中起着枢纽的做用,这或许就是武家名门森氏在关原中唯一的闪光点吧?从上面的情况来看,受到家康猜疑的森忠政在关原之战中是很难有活跃的表现的,但如果德川秀忠能够迅速向关原挺进,那么在战争结束前赶到也是有可能的。可德川秀忠并没有那么聪明,他仅仅因为真田父子的不肯降服便不顾主战场的需要,转而对上田城发起了进攻。因为对上田城的攻略久不见效,德川秀忠在战争结束后才能到达关原的可能性逐渐显现。对此事心急如焚的森忠政向德川秀忠提出了将上田城攻略委托给他,秀忠自己则尽快赶往关原的请求。但秀忠并未听从森忠政的建议,他固执地认为一定要将上田城攻下来才能安心去关原。据说当时对秀忠的行为感到气愤的森忠政大骂到:“那个笨蛋(秀忠),拘泥于这样的小城有什么意义。”最后在久攻不克的情况下,德川秀忠不得不放弃对上田城的包围前往关原。然而老天有时就是如此无情,本来就迟到了的德川秀忠又遇到了暴风雨,结果从家康那领受了一顿叱责。而森忠政也因为德川秀忠的关系而错过了这决定天下命运的一役。

关原一役后,德川家康成了日本新的主人。为了修建一座能与其天下人的身份相称的居城,同时也为了削弱各地的外样大名,德川家康向诸如福岛、加藤、金森等大名下达了帮助修筑江户城的命令(即御普请手传),身为旧丰臣系大名的森忠政也是受命的对象之一。直到庆长十九年,森忠政一直担负着对江户城石垣进行修缮的任务,为此森家也在江户配置了一批重臣。

庆长十九年,德川家康发布讨伐丰臣家的命令。当时森忠政正在返回本领的路上,时间是森忠政离开江户的第二天,一名由老中派出的使者赶上了森氏一行,这名使者向森忠政传达了幕府的命令——出兵大阪。接到命令的森忠政立即做出部署,命日下三十郎负责本家在江户的一切事宜,自己则急忙赶回本领津山。在返回津山后,森忠政马上着手进行战备,同时亲自前往津山城冠木门外的仁藏屋敷,与住在那里的嫡子讨论有关出阵大阪之事。在父子二人达成一致后,森忠政的马印终于再次踏上了前往大阪的道路。不过这次他并非以臣下之礼前去参见,与其他前丰臣家大名一样,他们已经决定与丰臣家经彻底决裂了。

同年十一月六日和七日,从中国各地集结的诸侯军势在大坂中岛合流,打算向大坂城的天满口进军。然而这一进程却被当时担任检视役的七千石旗本城和泉守昌茂(曾任武田胜赖的侍大将)所制止,森军只得留驻中岛。可是到了十一月三十日,作为德川家康使者的水野胜成(三河刈谷城主,所领三万石)却来到了中岛。他向森忠政提出了“为何在中岛持续留驻而不到达天满口”的质询。森忠政解释说:“一切只是遵从检视役的指示”。于是根据上使水野日向守的说明,森军的迟缓得到了宽恕,而城昌茂则以忽视军令为由获罪并最终被改易。 城和泉守被改易后,作为上使被派遣到中岛的水野胜成接替了他的职务。这个检视役从字面上看没什么大权,实际上却是幕府派到个大名军中的耳目。作为检视役,一般都负有监视军队将领的重要任务。后来水野胜成也就是因为这时的战功而获得了郡山城六万石的领地,再后来又转封备后福山城十万石。


相关文章推荐:
清和天皇 | 织田信长 | 森可成 | 森可成 | 森长可 | 森兰丸 | 关原之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