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1226.net
给你新词新语最详细的解释
弗朗索瓦·奥朗德 发布于:

弗朗索瓦·热拉尔·乔治·尼古拉·奥朗德(François Gérard Georges Nicolas Hollande),1954年8月12日出生于法国鲁昂,法国政治家,法国第24任总统兼安道尔大公。

1979年,奥朗德加入法国社会党。1980年,从法国国家行政学院毕业。1981年,担任弗朗索瓦·密特朗的总统府顾问,并于次年进入总统府经济班子。1988年,当选法国国民议会议员。1997年至2008年,担任社会党第一书记。2012年5月6日,当选法国总统,兼任安道尔大公。2016年,放弃连任。2017年5月14日,正式卸任法国总统 。

奥朗德执政期间,为解决预算赤字问题而采取了激进增税政策,中后期则转向更加亲自由市场的立场。2013年,奥朗德政府通过同性恋婚姻法案。2014年,通过行政区划改革议案。2015年,在联合国气候大会上通过了《巴黎协定》。然而法国财政经济、就业、恐怖袭击、难民、私人生活等问题让奥朗德在离任前成为了民意支持率最低的民选总统 。

1954年8月12日,奥朗德出生在法国北部城市鲁昂,从幼儿园到小学三年级一直是在宗教学校“洗礼让·约翰寄宿学校”里接受教育。

1968年,奥朗德全家迁往巴黎,并入住巴黎郊区的一个市镇纳伊市。到巴黎后,奥朗德进入了巴斯德中学。高中毕业后,他考入巴黎大学法学院(现巴黎第二大学)就读。获得学位后,又先后在法国高等商学院、巴黎政治学院进修。

1974年,奥朗德介入政治,成为左翼学生工会组织法兰西学生联合会的主席。他在学校组织校友,为社会党总统候选人弗朗索瓦·密特朗呐喊助威。

1979年,奥朗德正式加入法国社会党。1980年,他以第七名成绩从法国国家行政学院毕业。毕业后,奥朗德进入审计法院担任审计员,同时也在巴黎政治学院给三年级学生讲授经济学 。

1981年,密特朗当选法国总统,奥朗德成为总统府顾问,并于次年进入总统府经济班子 。

1988年,奥朗德在法国科雷兹省首府图勒市当选国民议会议员 。1993年,竞选连任失败。

1997年,重新当选为国会议员,并从利昂内尔·若斯潘手中接过社会党第一书记的职务 。

2001年,当选图勒市市长 。

2008年,社会党在连续三次总统选举失败后,奥朗德了辞去社会党第一书记的职务,开始为参加2012年法国总统大选做准备,他成为社会党任期最长的第一书记;同年,当选科莱兹省的省议会主席 。

2011年10月16日,奥朗德成功赢得党内初选提名,成为法国社会党总统候选人 。

2012年4月22日,法国总统大选第一轮投票中,奥朗德和尼古拉·萨科齐的得票率排名前两位,分别获得28.63%和27.18%的有效选票,共同进入第二轮角逐;5月6日,在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中获得51.24%的有效选票,以微弱优势战胜萨科齐,当选法国总统,兼任安道尔大公,成为法国17年来首位社会党总统 。

2016年12月1日,发表电视讲话称,他不会参加2017年法国总统选举 。

2017年5月14日,正式卸任法国总统 。

行政区划改革

2014年12月,法国国民议会通过了奥朗德提出的行政区划改革议案。根据议案,法国从2016年1月1日起把本土22个大区合并为13个超级大区 。

反恐措施

面对恐怖袭击,奥朗德两次宣布法国进入国家紧急状态(在2015年11月13日恐怖袭击之后,在2016年7月14日恐怖袭击之后),设立了5000名备用警察和宪兵岗位。对于法国社会的网络监管也开始进入法律化阶段,例如:允许警察进入浏览圣战相关网站的国民私宅查看情况。

2015年11月的恐怖袭击事件,奥朗德提出了“剥夺国籍计划”,因为这条政策不仅针对出生在法国领土之外的后获得法国国籍的法国人,也针对出生在法国、拥有双重国籍的人,一旦犯下了恐怖主义罪行或反对法国重大利益者,也可剥夺其法国国籍。在2016年3月30日的宪法改革中,这项计划最终被放弃 。

奥朗德通过政府改革,厉行勤俭节约廉政政策和向大型企业收税,一减一增的方式,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财政赤字。但在奥朗德执政后期,法国频繁遭遇恐怖组织的袭击,反恐行动增加了财政投入,导致法国国家预算明显提高。

2013年,奥朗德政府调整策略,降低低收入阶层的税额,减轻企业负担近410亿欧元,此举提高了企业核心研发资金,促进新技术的研发。另外,实行“竞争与就业税抵免措施”,通过降低企业税收政策,抵免6%的劳动力成本,带动就业。

同年7月,议会通过银行改革计划,法国银行被强制要求每年公开在各地子公司的名单,一个国家接一个国家地公开,并说明它们业务的性质。此外,奥朗德政府还提出了富人增税的计划 。

教育改革

奥朗德政府于2013年颁布了针对初级阶段基础教育的改革法案《重建共和国学校的方向与规划法》,于2016年初实行了初中改革《更好地学习,为了更好地成功》,加大了对普通高中和职业高中的改革,更好地平衡了学生的学习时间和个性化的课业辅助时间。

萨科齐执政时期被“财政瘦身计划”取消的8万个教育行业岗位,在奥朗德时期得到了大部分的恢复,约6万个教育行业的岗位得以创立,并且教师的工资待遇得以重新评估。被取消的教师培训,也得以恢复。

奥朗德政府在“教育优先区”(在学业失败率较高的城区或乡村)实施了减少学生数额、增加教辅人员及提高教师补贴等众多措施。

此外,奥朗德政府还取消了正对外国留学生的转签限制 。

就业方面

2012年,奥朗德政府推出“未来就业”和“代际合同”措施,试图缓解就业紧张局面,推动青年人就业。“未来就业”合同包括两种形式,即长期合同和短期合同。国家将为每份合同提供1至3年的补助,若受益人年纪较小,补助可延长至5年。这一合同的主要受众就是16至25岁、缺乏专业技能或技能较差的年轻人,来自贫困街区的年轻人受到政策的特别倾斜 。

2013年,奥朗德政府出台《保证工作安全法案》,目的是为了保证雇员享有更多的权利和安全(不包括周工作时间低于24小时的人群)。奥朗德政府出台的另一条法案《库姆里法案》内容覆盖多个方面(尤其是年轻雇员的权利方面) 。

医疗方面

为了应对医疗资源比较薄弱的地区,通过在每个地区设立相邻的健康站点以促进医疗资源的优化分配。提高了全科医生的收入提成比例,降低了药物价格 。

生态环境

2015年12月12日,第21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在巴黎举行,会议通过了《巴黎协定》 。另外,奥朗德政府放弃考虑生态学家的意见,批准修建争议多年的朗德圣母机场 。

其他方面

2013年4月23日,法国国民议会投票通过了同性恋婚姻及收养子女法案。奥朗德签署后,法国成为全球第14个立法确认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国家。法案允许不同国籍的同性恋者在法国结婚,以及婚后共同收养一个孩子或收养其中一方的子女 。

此外,奥朗德政府通过了关于结束生命的改革法案,这项法案给与了“深度且持续镇静”合法化的权利,使“协助自杀”和“安乐死”走向平等化的第一步 。

中法关系

2013年4月25,奥朗德应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邀请首次访华,抵达北京开始对中国进行为期两天的国事访问。奥朗德希望中国的市场能更加开放,中法两国巩固在核能、航空航天领域的良好合作,开辟新的合作领域。奥朗德同时还呼吁中国企业家更多地前往法国投资 。

2015年11月2日,奥朗德应习近平的邀请第二次访华,抵达重庆开始对中国进行为期两天的国事访问。中法共同发表了《中法元首气候变化联合声明》,共同见证了两国政府和企业间多项合作文件的签署,涉及经贸、金融、能源、环保、人文等多个领域 。

法美关系

奥朗德上任后推行积极外交政策,包括支持叙利亚问题美方立场,巩固美法“传统盟友”关系。

2014年2月10日,奥朗德展开访美行程,成为近20年来首位正式访问美国的法国总统,奥朗德和奥巴马就伊朗核计划、气候变化、贸易和对抗伊斯兰极端主义威胁等一系列问题举行会谈 。在与奥朗德举行的联合记者会上,奥巴马表示,两国领导人建立了“在10年前还难以想象的双边关系”。奥朗德还表示,他与奥巴马已经解决了关于美国国家安全局对欧洲盟友进行监听所引发的争议与分歧 。

与欧关系

2012年6月,向欧盟理事会提交了一份总额达1200亿欧元的名为《欧洲增长公约》的文件,为的是能够在6月底开幕的欧盟峰会上讨论这一提案。借助这一“增长公约”,奥朗德希望能够在欧洲范围内开征金融交易税,加大高新技术行业、公共事业基础设施等行业的投资,并辅以促进年轻人就业的措施。6月29日的欧盟夏季峰会上,欧盟各国领导人批准了奥朗德的“增长与就业契约”,答应投资1200亿欧元作为“财政契约”的补充 。

2016年7月,奥朗德踏上欧洲巡游旅程,寻求加强英国公投脱欧后欧盟27个成员国之间的联系。他访问了葡萄牙、捷克、奥地利、斯洛伐克和爱尔兰,此举旨在给“欧盟27一个新助推”。奥朗德此行将借机争取左倾的南欧国家如葡萄牙的支持,并与奥地利和轮值主席国斯洛伐克修好 。

2016年8月22日,奥朗德与德国总理默克尔、意大利总理伦齐举行峰会,讨论英国公投脱欧后的形势、恐袭威胁及难民危机等议题。奥朗德表示,英国脱欧后各国疑欧阵营乘势崛起,针对极右势力,他认为欧盟可作为各成员国经济的后盾,保障贸易往来,消除不确定因素,为欧盟未来注入生机 。

对非关系

自2012年5月当选总统以来,奥朗德先后在巴黎接待了十几位非洲国家元首;10月,访问了塞内加尔和刚果(金)暨出席在刚果(金)首都金沙萨举行的第十四届法语国家组织首脑峰会;12月中下旬,访问了阿尔及利亚。

在两次访非期间,奥朗德承认法国历史上曾对非洲殖民和参与残忍的奴隶贸易,甚至承认在阿尔及利亚有过“血腥的镇压和屠杀”,但同时又声称,他到非洲去既不是为了道歉,也不是为了反省,而是为了带去信任、友谊和团结的信息,为了结束过去“法非特殊关系网”和阴暗的秘密外交,翻开历史新一页,“着眼未来”并与非洲国家建立平等的伙伴关系。访问阿尔及利亚期间,奥朗德与阿卜杜勒-阿齐兹·布特弗利卡总统签署友好合作宣言,宣布法国与阿尔及利亚建立“平等、尊重、平衡、团结”的全面战略伙伴合作关系。

奥朗德表示,法国“作为坦诚的伙伴”,根据“普世价值”的重要原则明确向非洲国家“发出信息”、“提出要求”,使非洲国家都能够尊重民主、人权、实行良政、反对腐败,从而将“民主化进程进行到底”。他强调“没有民主,就没有真正的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奥朗德表示,这“不是干涉,而是要求”。

在非洲当前面临的安全和反恐等问题上,奥朗德反对与占据马里北部的极端恐怖主义组织进行谈判,拒绝向绑架法国人质的马格里布恐怖主义组织妥协,奥朗德表示支持马里和刚果(金)维护领土和主权完整,支持非洲联盟和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等地区组织自主解决安全问题。

奥朗德赞扬非洲国家经济取得的快速进步和良好的发展前景,并宣称撒哈拉以南非洲是法国政策的“重中之重,因为它涉及法国财政预算的一半以上”。为此,法国和非洲共同致力于发展,希望双方成为首要伙伴和盟友。

奥朗德承诺,法国将在国际舞台上积极充当非洲的代言人,捍卫非洲的利益;法国提供创新资金,如积极推动欧盟国家设立金融交易税,并将税金的10%用于帮助发展中国家;法国将推动国际社会重点帮助非洲国家解决疾病、安全、粮食危机等问题。

此外,奥朗德政府还以法郎区为依托,共同创造就业和增长,建立更加稳定的欧非经贸关系;法国还将采取单边措施,简化人员流动和交流的手续,帮助更多的非洲青年赴法,进行职业培训;推动法非之间的非政府组织、青年、妇女合作与发展等 。

2015年11月30日,奥朗德在巴黎气候大会上表示,法国愿意在接下来4年内,向非洲国家提供20亿欧元的资金,以帮助发展可再生能源,从而替代对气候有害的化石燃料能源。奥朗德在讲话中表示,从2016年至2020年,法国将向非洲大陆提供价值60亿欧元的电力供应 。

出兵马里

2012年12月21日,由法国起草的2085号决议得到联合国安理会批准,向马里派驻由非洲主导的国际支助团3300人,帮助马里军队提高作战能力,收复北部失地,减小地区内恐怖主义的威胁 。

2013年1月10日,反政府武装大举进攻科纳镇,马里过渡总统特拉奥雷紧急致函联合国秘书长和法国总统请求援助。奥朗德11日宣布法国于当天下午出兵,向马里政府军提供支持。1月12日晚,他在爱丽舍宫总统府发表电视讲话宣布,法国在西非国家马里开展军事行动的目的是恢复马里的领土完整和打击“威胁到整个西非地区的恐怖主义侵略” 。

伊斯兰国

2015年11月16日,奥朗德表示“法国处于战争状态”,发誓将摧毁“伊斯兰国”组织。就在奥朗德发出“战争声明”的同时,法国军方开始了对叙利亚北部城镇拉卡发动空袭,10架飓风战斗机和幻影2000战斗机共投下了16枚炸弹。奥朗德甚至还不惜动用了最具威慑力的武器,11月18日,法国惟一的核动力航空母舰“戴高乐”号启程开赴波斯湾,参与到对“伊斯兰国”的打击 。

出版时间

《法国梦》

奥朗德的父亲是一名耳鼻喉医生,热心于身边的社会问题,曾两次名列鲁昂市政选举的名单,可惜所代表的并非社会党这样的传统左翼势力,而是极右政党,最后都在竞选中落败。奥朗德的母亲则是一名社工,她的政治观念偏左,八十多岁时还代表社会党竞选戛纳议员 。

1970年代,奥朗德与同为政治人物的女友塞戈莱纳·罗亚尔同居,之后生有4个孩子,于2007年总统大选后分手 。

2006年,奥朗德与资深政治记者女友瓦莱丽·特里耶维勒开始共同生活。2014年1月25日,宣布分手 。

2015年6月18日,奥朗德与法国演员朱莉·葛耶的恋情公布 。

恐怖袭击、抗议和几段恋情,这就是奥朗德的总统任期 。(法新社评)

奥朗德是一位“失败的总统”。他虽然在放弃连任的电视讲话中指出自己是“为了国家利益”,而事实上,正因为他在任内政绩不佳才导致法国的局面。奥朗德在执政期间曾放出豪言,称解决不好失业问题就不谋求连任,而法国的失业率仍常年徘徊在9%-10%左右。糟糕的政绩带来了极低的支持率,奥朗德如果参与2017年总统大选,几乎没有可能战胜其竞争对手 。(法国媒体《20分钟》评)

奥朗德曾立誓要做一个“团结的总统”,让所有人都参与到建设“法国梦”的进程之中。事实上,奥朗德也未食言。他全面启动金融改革、大刀阔斧实行减赤计划、改变社保制度碎片化现状。在改革过程中,奥朗德还力图重塑法国经济竞争力。奥朗德的背后是法国社会党,该党对内强调团结,执行温和、求实政策,对外反对种族主义,推动世界多极化进程。作为党首,奥朗德的政策带有明显的传统左翼色彩,但也渗透一定的自由主义精神。

奥朗德曾被誉为“欧洲罗斯福”,但几年过去了,法国最根本的经济问题仍然没有得到解决。恐怖主义危机与难民问题也成为压垮他的最后稻草。即便曾经备受肯定,奥朗德执政最后的日子中,收获更多的仍然是这个国家的质疑与民众的失望 。(中国网-中外观评)

涉嫌泄密

2016年8月,法国《世界报》发表两名记者写的文章,文中他们回忆与奥朗德2014年的一次会面,当时奥朗德正等待美国总统奥巴马决定是否对叙利亚发动空袭。文章描述奥朗德在爱丽舍宫办公室桌上放着标有“机密”字样的文件。

后来,这篇文章被收录到这两名记者所著《总统不该说的话》一书中。作者在书中还讲述,他们2012年4月至2016年7月与奥朗德见面60多次。作者还公开了这份包含详细行动计划文件的部分内容。这两名记者在书中还说,奥朗德2015年10月曾告诉记者,他授权实施4次刺杀行动,但一个月后又改口,称并没有正式下令实施行动,只是建议这么做。

2016年11月初,保守派立法委员勒鲁什根据法国宪法第68条提交了弹劾奥朗德的申请。11月21日,法国首都巴黎的检察官表示已着手调查奥朗德在办公室会见记者时桌上随意摆放机密文件是否危害国家安全。11月23日,议会以13票对8票的投票结果否定了这次对奥朗德的弹劾 。


相关文章推荐:
安道尔大公 | 法国社会党 | 弗朗索瓦·密特朗 | 政治家 | 法国国家行政学院 | 费利克斯·乌弗埃-博瓦尼和平奖 | 法国梦 | 巴黎第二大学 | 弗朗索瓦·密特朗 | 利昂内尔·若斯潘 | 尼古拉·萨科齐 | 巴黎协定 | 阿卜杜勒-阿齐兹·布特弗利卡 | 塞戈莱纳·罗亚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