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1226.net
给你新词新语最详细的解释
屈出律 发布于:

屈出律(?——1218),西辽乃蛮部太阳汗子。因受到成吉思汗打击失掉地盘而到西辽投靠古儿汗(即耶律直鲁古),1211年趁古儿汗出征在后方发动了叛乱,联合花剌子模推翻古儿汗,夺取西辽政权。1218年,成吉思汗命哲别进攻西辽。屈出律逃至巴达赫尚(位于今天的塔吉克共和国境内)后,被当地伊斯兰教徒抓捕送给哲别处死。有子名敞温,敞温子名抄思。

铁木真起兵掀开了亚洲历史新的一页。对成吉思汗扩张政策不满的其他少数民族相继向蒙古人开战。原分布于阿尔泰山一带的乃曼部族在杭爱山麓与成吉思汗的部队大战一场。结果乃曼王塔阳汗被杀,其子屈出律(伊斯兰史料中亦作库楚鲁克)逃往叔父不亦鲁黑处。成吉思汗穷追不舍,又攻杀了不亦鲁黑;屈出律再度逃脱,投奔蔑尔乞惕部首领脱黑塔(即脱黑脱阿);但是脱黑塔也赢不了成吉思汗,在额尔齐斯河畔一战阵亡。惶惶如丧家犬的屈出律只得到西辽避难。

西辽王朝此时的执政者是耶律直鲁古。当屈出律取道别失八里(今吉木萨尔)逃到库车附近的大山里流浪时,被西辽军队发现,带往皇都虎思斡耳朵(即原八拉沙衮,在伊塞克湖西的托克马克)。据拉施特的《史集》与志费尼的《世界征服者史》记载,当时西辽皇帝耶律直鲁古曾答应会见屈出律,但工于心计的屈出律生怕会见后于己不利,让一名亲随冒用自己的名字前往拜见,自己却冒充马夫站在宫门外静候。这时西辽王后古尔别速外出返宫,在宫门口碰上了这个冒牌马夫,见他形虽落魄却面露不凡之色,一经盘问,善于察言观色的屈出律便以实情相告,颇得古尔别速好感。之后屈出律便以贴身近待身份步入西辽殿堂,一开始就博得了直鲁古的极大欢心。屈出律向直鲁古宣称,只要借用西辽名义,就能召回自己散居天山以北各地的众部,以加强王朝军力防止成吉思汗入侵;甚至信誓旦旦地说:“我决不背离古尔汗指定的方向,哪怕竭尽全力也要完成他的任何命令。”这些言行,不仅使这位落难王子立即得到了王位的封赏,而且在王后的青睐之下娶上了西辽公主浑忽,一跃成为西辽驸马。

取得耶律直鲁古信任的屈出律,在不长的时间内真的召回了自己的旧部,同时还利用自己的有利地位拉拢了西辽的许多重要大臣与将领。昏聩荒淫的耶律直鲁古由于挥霍无度,以致国力匮乏,怨声载道,早己失去了号召力。屈出律见时机成熟,就拉起人马在西辽发展势力。

1211年,西辽的附庸国撒马尔罕(西黑汗)与花刺子模也起兵反叛,屈出律与二国首脑密谋勾结,出奇兵包围了虎思斡耳朵。直鲁古穷途末路无计可施,便要纳降称臣。可屈出律却虚情假意故作不敢当,反而尊直鲁古为太上皇、古尔别速为皇太后,同时宣布不改动西辽国号与旧制。架空了老岳父之后,屈出律称帝。

屈出律称帝后撤马尔罕与花刺子模依据早先和他的密约宣告独立,位于新疆吐鲁番地区的西州回鹘早已投靠成吉思汗。此时唯一效忠他的只剩下定都喀什的东部喀喇汗王朝(东黑汗)。

东黑汗王朝大汗穆罕默德·本·玉素甫曾在喀什起兵,联合于阗一带的穆斯林反抗耶律直鲁古,遭到西辽军队的无情镇压,穆罕默德被俘并被押往虎思斡耳朵,囚禁在西辽监狱中。为了拉拢这位在中亚颇有影响力的伊斯兰教首领,屈出律在称帝当年就将穆罕默德释放,在他保证效忠自己后,派人送他返回喀什。

当喀什的王朝贵族与宗教上层人士得知穆罕默德居然投靠了异教徒屈出律后,就在穆罕默德被护送回喀什时,将他刺死在城门口。随着末代君主穆罕默德的死,以喀什为都、历时三个半世纪的黑汗王朝正式宣告灭亡。

这一变故,促使本来就信仰佛教的屈出律下决心与伊斯兰教正式决裂。据《世界征服者史》记载,自1211年秋开始连续4年间,每逢秋收屈出律就派出大军去喀什大规模地焚掠粮草、抢劫牛羊,用兵威和饥馑迫使喀什人屈服。当美丽富饶的喀什基本被扫荡成一片废墟时,屈出律总算达到了预期目的。

屈出律的残暴行径终于使他成为中亚各地伊斯兰势力的死敌。原本花刺子模和屈出律瓜分中亚的协约改成赶走屈出律。屈出律再也无法继续待在虎思斡耳朵。1215年秋,屈出律迁都喀什。

为了替自己的盟友穆罕默德·本·玉素甫报仇,屈出律一进喀什,就大肆搜索并杀戮黑汗王朝的贵族与宗教界上层人士,然后又让自己的部下住进城中每户居民的家中奸淫掳掠。接着,屈出律又下令在喀什一带封闭清真寺,禁止穆斯林的礼拜和集会,并对居民们宣布:要么改信佛教,要么改穿契丹人服装,二者必择其一。喀什的百姓们只得被迫改变服饰而保留了伊斯兰教信仰。

1216年屈出律带兵攻下了于阗城,把城里的神职人员统统赶到郊外。于阗大伊玛目阿老丁·穆罕默德大胆上前与这个暴君辩论,却在遭受毒打后,被活活钉死在清真寺的大木门上!穆斯林们悲愤地诅咒屈出律,“全知的主啊,你大发慈悲,把他投入海中直到淹死!……逮往他吧,国家才会得到自由!”(《世界征服者史》)

1218年春,花剌子模驻讹答刺的总督派人杀死了成吉思汗商队使者,给了成吉思汗进攻中亚的口实。蒙古军队兵分二路进攻西域,其中一支由成吉思汗麾下大将哲别率领,南下喀什征讨当年的手下败将屈出律。高举着信仰自由旗帜的蒙古大军,受到了塔里木盆地一带穆斯林的欢迎。屈出律未及交锋,便弃城而逃,流窜到帕米尔群山之间的山谷中,最后在—个叫“撒里黑昆”(即色勒库尔——今塔什库尔干)的绝地间,被山中猎户包围活捉交给了前来追捕的哲别手下先锋官回鹘将领曷思麦里。不久屈出律遇害。从这年起,喀什被并入元朝。

1204年

原分布于阿尔泰山一带的乃曼部族,在杭爱山麓与成吉思汗的蒙古军大战一场。结果乃曼王塔阳汗被杀,其子屈出律(伊斯兰史料中亦作库楚鲁克)逃往叔父不亦鲁黑处。成吉思汗猛追不舍,一鼓斩杀不亦鲁黑;屈出律再度逃脱:投奔蔑尔乞惕部首领脱黑塔(即脱黑脱阿);但是脱黑塔也没能逃出成吉思汗的掌心,在额尔齐斯河畔一战阵亡。惶惶如丧家犬的屈出律只得窜入西辽王朝。

1208年

西辽王朝此时的执政者是古尔汗·直鲁古。当屈出律取道别失八里(今吉木萨尔)逃到库车附近的大山里流浪时,被西辽军队发现,带往皇都虎思斡耳朵(即原八拉沙衮,在伊塞克湖西的托克马克)。据拉施特的《史集》与志费尼的《世界征服者史》记载,当时西辽的这位古尔汗。直鲁古曾答应接见屈出律,但工于心计的屈出律生怕会见后于己不利,却让一名亲随冒用自己的名字前往拜见,自己却冒充马夫站在宫门外静候。这时西辽王后古尔别速外出返宫,在宫门口碰上了这个冒牌马夫,见他形虽落魄却面露不凡之色,一经盘问,善于察言观色的屈出律便以实情相告,颇得古尔别速好感。之后屈出律便以贴身近待身份步入西辽殿堂,一开始就博得了直鲁古的极大欢心。屈出律向直鲁古宣称,只要借用西辽名义,就能召回自己散居天山以北各地的众部,以加强王朝军力防止成吉思汗入侵;甚至信誓旦旦地说:“我决不背离古尔汗指定的方向,哪怕竭尽全力也要完成他的任何命令。”这些言行,不仅使这位落难王子立即得到了王位的封赏,而且在王后的青睐之下娶上了西辽公主浑忽,一跃而为西辽驸马。

取得直鲁古信任的屈出律,在不长的时间内真的召回了自己的旧部,同时还利用自己的有利地位拉拢了西辽的许多重要大臣与将领。昏聩荒淫的直鲁古由于挥霍无度,以致国力匮乏,百姓怨怒,早己失去了号召力。屈出律见时机成熟,就拉起人马在西辽境内攻城掠地。

1211年

西辽的附庸国撒马尔罕与花剌子模也起兵反叛,屈出律与二国首脑密谋勾结,出奇兵包围了虎思斡耳朵。直鲁古穷途末路无计可施,便要纳降称臣。可屈出律却虚情假意故作不敢当,反而尊直鲁古为太上皇、古尔别速为皇太后,同时宣布不改动西辽国号与旧制。架空了老岳父之后,屈出律事实上成了西辽王朝的最高统治者。也就是史书上宣布西辽政权灭亡的时刻。

在这之前,天山以东南的西州维吾尔政权已投顺成吉思汗;在此之后,撤马尔罕与花剌子模政权也依据早先与屈出律的密谋协约而宣告独立。屈出律执政后,唯一还效忠他的,只剩下喀什噶尔的东部喀喇汗王朝。

约1210年

东部喀喇汗王朝大汗穆罕默德·本·玉素甫在喀什噶尔超兵,与于阗一带的穆斯林们联合反抗西辽直鲁古的统治,曾遭到西辽军队的无情镇压。战后,大汗穆罕默德被俘虏而押往虎思斡耳朵,囚禁在西辽的监狱中。屈出律攫取了西辽政权后,为了拉拢这位在中亚颇有影响的伊斯兰教首领,将穆罕默德从狱中放出,并在保证效忠自己后,派人送他返回喀什噶尔。

当喀什噶尔的王朝贵族与宗教上层人士得知穆罕默德居然投靠了异教徒屈出律后,就在穆罕默德被护送回喀什噶尔时,将他刺死在城门口。随着末代君主穆罕默德的死亡,也是在公元1211年,以喀什噶尔为政治中心、历时长达371年之久的喀喇汗王朝,正式宣告灭亡。

1212年

据《世界征服者史》记载,秋季开始,连续4年,每逢秋收屈出律就派出大军去喀什噶尔,大规模地焚掠粮草牛羊,用兵威和饥馑迫使喀什噶尔人屈服。当美丽富饶的喀什噶尔行将化为一片废墟的时候,屈出律总算达到了预期的目的。

屈出律的残暴行径终于使他成为中亚各地伊斯兰势力的死敌。于是花剌子模政权在中亚瓜分土地的预谋改成了对屈出律的彻底驱逐。屈出律再也无法继续待在虎思斡耳朵。

1215年秋

他迁都喀什噶尔,为了替自己的盟友穆罕默德·本·玉素甫报仇,屈出律一进喀什噶尔城,就大肆搜索并杀戮原喀喇汗王朝的贵族与宗教界上层人士,然后又让自己的乃蛮士兵住进城中每户居民的家中,奸淫掳掠无恶不作。接着,屈出律又下令在喀什噶尔一带封闭清真寺,禁止穆斯林的礼拜和集会,并对居民们宣布:或者改信佛教,或者改穿契丹人服装,二者必择其一。喀什噶尔的百姓们只得被迫改变服饰而保留了伊斯兰教信仰。

1216年

屈出律带兵攻下了于阗城,把城里的神职人员统统赶到郊外。于阗的大伊玛木阿老丁·穆罕默德大胆上前与这个暴君辩论,却在遭受了酷刑之后,被活活钉死在清真寺的大木门上!穆斯林们悲愤地诅咒屈出律,“全知的主啊,你大发慈悲,把他投入海中直到淹死!……逮住他吧,国家才会得到自由!”(《世界征服者史》)

1218年春

中亚花剌子模驻讹答剌总督派人杀死了成吉思汗商队使者,给了成吉思汗进攻中亚的口实。蒙古军队兵分二路进攻西域,其中一支由成吉思汗麾下大将哲别率领,南下喀什噶尔征讨当年的手下败将屈出律。

高举着信仰自由旗帜的蒙古大军,受到了塔里木盆地一带穆斯林的欢迎。屈出律未及交锋,便弃城而逃,流窜到帕米尔群山之间的山谷中,最后在—个叫“撒里黑昆”(即色勒库尔——今塔什库尔干)的绝地间,被山中猎户包围活捉,交给了前来追捕的哲别手下先锋官回鹘将领曷思麦里。统治中亚只有8年的一代暴君屈出律,便可耻地作了成吉思汗的刀下鬼!

抄思,乃蛮部人。又号曰答禄。其先泰阳,为乃蛮部主。祖曲书律。父敞温。太祖举兵讨不庭,曲书律失其部落,敞温奔契丹卒。抄思尚幼,与其母跋涉间行,归太祖,奉中宫旨侍宫掖。抄思年二十五,即从征伐,破代、石二州,不避矢石,每先登焉。雁门之战,屡捷。会太宗命睿宗平金,抄思执锐以从,与金兵战,所向无前。壬辰,兵次钧州,金兵垒于三峰山,抄思察其营壁不坚,夜领精骑袭之,金兵惊扰,遂乘击之,拔三峰山。睿宗以抄思功闻于朝,有旨以汤阴县黄招抚等一百一十七户赐之。抄思力辞不受。复赐以男女五十口,宅一区,黄金鞶带、酒壶、杯盂各一。辞弗许,乃受之。制授万户,与内侍胡都虎、留乞签起西京等处军人征行及镇守随州。招集民户,每千人以官一员领之。丁酉秋七月,奉旨调军,得西京、大名、滨、棣、怀、孟、真定、河间、邢、名、磁、威、新、卫、保等府州军四千六十余人,统之。后移镇颍,以疾归大名。岁戊申正月卒,年四十四。子别的因。

别的因在襁褓时,父抄思方领兵平金,与其祖母康里氏在三皇后宫庭。戊申,父抄思卒,母张氏迎别的因以归。祖母康里氏卒。张尝从容训之曰:“人有三成人,知畏惧成人,知羞耻成人,知艰难成人。否则禽兽而已。”别的因受教唯谨。甲寅,世祖以宗王镇黑水,有旨谕察罕那颜,命别的因袭抄思职,为副万户,镇守随、颍等处。丙辰冬十有二月,世祖复谕征镇军士悉听别的因等号令。别的因身长七尺余,肩丰多力,善刀舞,尤精骑射,士卒咸畏服之。明年,庚申,世祖即位,委任尤专。癸亥正月,召赴行在所。冬十一月,谒见世祖于行在所,世祖赐金符,以别的因为寿颍二州屯田府达鲁花赤。时二州地多荒芜,有虎食民妻,其夫来告,别的因默然良久,曰:“此易治耳。”乃立槛设机,缚羔羊槛中以诱虎。夜半,虎果至,机发,虎堕槛中,因取射之,虎遂死。自是虎害顿息。至元十三年,授明威将军、信阳府达鲁花赤,佩金符。时信阳亦多虎,别的因至未久,一日,以马裼置鞍上出猎,命左右燔山,虎出走,别的因以裼掷虎,虎搏裼,据地而吼,别的因旋马视虎射之,虎立死。十六年,进宣威将军、常德路副达鲁花赤。会同知李明秀作乱,别的因请以单骑往招之,直抵贼垒,贼轻之,不设备。别的因谕以朝廷恩德,使为自新计,明秀素畏服,遂与俱来。别的因闻于朝,明秀伏诛,贼遂平。三十一年,进怀远大将军,迁池州路达鲁花赤。之官,道经颍上。颍近荆山,有野豕时出害民禾稼,民莫能制。闻别的因至,迎拜境上,告以其故。别的因曰:“毋虑也。”遂至荆山,以狼牙箭射之,豕走数里。大德十三年,进昭勇大将军、台州路达鲁花赤。卒,年八十一。

子不花,佥岭南广西道肃政廉访司事;文圭,有隐德,赠秘书监着作郎;延寿,汤阴县达鲁花赤。孙守恭,曾孙与权,皆读书登进士科,人多称之。


相关文章推荐:
西辽 | 乃蛮部 | 太阳汗 | 耶律直鲁古 | 古儿汗 | 花剌子模 | 成吉思汗 | 哲别 | 伊斯兰教 | 抄思 | 西辽 | 成吉思汗 | 成吉思汗 | 西辽 | 伊斯兰教 | 阿尔泰山 | 成吉思汗 | 塔阳汗 | 伊斯兰 | 脱黑脱阿 | 额尔齐斯河 | 西辽 | 西辽 | 伊塞克湖 | 拉施特 | 西辽 | 成吉思汗 | 西辽 | 直鲁古 | 西辽 | 撒马尔罕 | 虎思斡耳朵 | 直鲁古 | 太上皇 | 成吉思汗 | 喀喇汗王朝 | 喀喇汗王朝 | 直鲁古 | 西辽 | 伊斯兰教 | 喀什噶尔 | 喀喇汗王朝 | 世界征服者史 | 喀喇汗王朝 | 清真寺 | 伊斯兰教 | 成吉思汗 | 哲别 | 塔里木盆地 | 帕米尔 | 曷思麦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