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1226.net
给你新词新语最详细的解释
几丁虫 发布于:

几丁虫(chitinozoans)是一种在远古海洋中生存了1亿多年的微小动物,生活在4.8亿至3.6亿年前的远古海洋中,身体长度以微米计,形态上看,有长颈瓶状、壶状、圆筒状等多种形状,像是一个个微型“漂流瓶”。

2020年9月14日,从中国科学院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获悉,由中国、爱沙尼亚、美国、英国古生物学者组成的团队,运用最新显微成像技术,捕获了一种在远古海洋中生存了1亿多年的微小动物——几丁虫的繁殖瞬间。

古生物化石。它是昆虫中寿命最长的一种。单体或群体。大小50~2000微米不等,多小于500微米。外形为长颈瓶状 、壶状或圆筒状等 。壳壁为不透明或半透明的类几丁质。多数学者认为几丁虫属动物界也有人认为它是昆虫。

  • 几丁虫
  • 几丁虫
  • 几丁虫
  • 几丁虫
  • 几丁虫
  • 几丁虫

已绝灭的一类亲缘关系不明、分类位置不定的海生微体古生物化石。单体或群体。大小50~2000微米不等,多小于500微米。外形为长颈瓶状、壶状或圆筒状等。壳囊主要由壳体和壳颈组成(少数不具壳颈);沿中央轴辐射对称。一端开口,称口端;另一端封闭,称反口端。表面光滑或具粒状、线状、刺状或皱状等各种纹饰。生存于5亿年前到3亿年前的奥陶、志留及泥盆纪。鉴于其不透明或半透明的类几丁质壳壁,德国微体古生物学家艾森纳克(1931)最初将其作为一类独立的化石,命名为几丁虫。

几丁虫壳壁质地极脆,壳体部分厚度大致均匀,向口端常渐趋变薄。壳壁结构有 1层、2层或3层者,外层常具纹饰。壳壁成分到尚无定论,不过,多认为属有机质,但非真正几丁质。几丁虫的分类主要依据外部形态、表面纹饰、壳体底缘特征等,亦有部分按内部构造划分。学者将其列为几丁虫目,分两大类(亚目)、3科、50余属、400多种。巴里(1981)提出一个较为适用的分类方案,分几丁虫为口盖几丁虫及颈塞几丁虫两大类。口盖几丁虫下仅包括链几丁虫科及 4个亚科。颈塞几丁虫类含锥几丁虫科及瓶几丁虫科的10亚科。

多数学者认为几丁虫属动物界。主要说法有:①与原生动物有关;②属于或类似于某些已绝灭的后生动物的卵或卵囊,几丁虫壳壁的超微结构研究亦支持此说;③是一类独立的已绝灭的后生动物;④几丁虫壳囊是笔石原胎管之前的阶段,即所谓前原胎管(preprosicula)期的化石;⑤和浅水的沟鞭藻等藻及菌类有关。还有人认为几丁虫并非一自然类群,而是包括后生动物、藻菌类等的混合类群。

几丁石又称胞石,旧称几丁类、几丁虫。是一类具有有机质外壁的海洋微体化石,形状一般为烧瓶形,一端开口一端封闭,大小约为50到2000微米,生存于奥陶纪至泥盆纪世界各大陆。最早由德国微体古生物学家埃森纳克发现于德国北部的冰川漂砾中。这类化石分类不明,多数认为是多毛纲或腹足纲动物的卵,也有人认为是某种单细胞植物。

种类而异,小的不足1厘米,大的超过8厘米.成虫体色一般很美,具金属光泽.头 较小,触角短,足短.幼虫体长而扁,乳 白色.

几丁虫作为一类已灭绝的海生生物化石,其亲缘关系和分类位置一直没有明确定论(现在多数学者认为其是某类后生动物的囊壳),然而其演化快,分布广,是开展奥陶纪生物地层研究的重要门类之一。对该时期的几丁虫展开系统古生物学及生物地层学研究,将有助于深化该时期的生物宏演化研究,提高区域内外地层对比的精度。

基于以上目标,中国科学院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梁艳博士、唐鹏博士与法国科学中心的Florentin Paris教授对湖北宜昌界岭剖面庙坡组的几丁虫展开系统古生物学、生物多样性及生物地层学研究。研究揭示了一个高丰度、高分异度的几丁虫化石组合,含16属43种,极大地丰富了该时期的几丁虫材料。首次在华南地区报道了波罗的地区中、晚奥陶世之交的带化石分子Laufeldochitina stentor及特征分子Cyathochitina sebyensis,冈瓦纳北部特征分子Lagenochitina ponceti亦为首次在华南出现。庙坡组的几丁虫属于中奥陶世达瑞威尔晚期至晚奥陶世桑比早期,其生物地理分区不明显。该研究建立了1个几丁虫生物带:Laufeldochitina stentor带,进一步划分为Cyathochitina megacalix sp. nov.和Armoricochitina granulifera 2个亚带,用于区域内外的生物地层对比。建立了Cyathochitina megacalix sp. nov., Cyathochitina raricostata sp. nov. 及Eisenackitina tenuis sp. nov. 3个新种。

几丁虫是在4亿年前后的海洋中广泛存在的、通常形似“花瓶”的一类微小化石,长期以来生物学属性不清,以前大多被认为是某类生物的卵。中国科学院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梁艳博士等通过研究提出,几丁虫更可能是独立的生物而不是其他生物的卵,相关成果于2019年7月31日在线发表在英国《皇家学会学报B》(Proceedings of the Royal Society B)。

得益于一批保存精美的标本和新技术在古生物学领域的应用,中国科学院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梁艳副研究员等与来自爱沙尼亚、美国、英国和中南大学的古生物学家合作,就几丁虫的生物学属性开展了新的研究,并取得了新的认识。这一研究成果日前已在国际地学期刊《地质学》(Geology)在线发表。

该研究采用近红外显微成像、显微CT、双束电子扫描和场发射电子成像等多项技术手段,发现长久以来被认为是畸变的特异标本实则是记录几丁虫生殖瞬间的关键材料。这类特异标本的一大共性是在一个标本的反口极方向(俗称 底部)发育一个与该标本具有相同形态特征的、个体略小的不完整标本。通过对20枚特异标本的深入研究,识别出几丁虫的两种生殖模式:一个母体一次繁殖一个后代(Fig. 1 A–E)或一次繁殖多个后代(Fig. 1 F–G)。

这两种生殖方式与出芽和横裂生殖分别具有一定的相似性,但又有明显不同。相对出芽生殖而言,几丁虫的子代仅在母体的底部“出芽”。虽然子代的体室以类似“出芽”的方式呈母体的底部,但在母体的体室内,子代的颈部也几乎在同步进行生长。横裂则是水螅体在生成水母幼体之前进行横裂产生多个碟状幼体的过程,其生成的碟状体在形态上与水螅体和水母均有显著区别,仍需进一步的发展才能发展成为一个完整个体。而一个几丁虫母体一次繁殖多个后代的生殖模式是通过子代复制母体的形态特征来产生新的个体,新个体一旦发育成熟,脱离母体,就已经是一个与母体具有高度一致形态特征的完成体。根据已有的材料和研究结果,项目对几丁虫的生殖过程进行了复原(Fig. 4)。

高分辨率下的超微结构分析显示,无论是生殖标本内部出现的海绵状构造(Fig. 2 Q–U)、从状或枝状构造(Fig. 3 D–T),抑或是致密的壳表(Fig. 2 J–K)或壳体(Fig. 3 X–Y),均由直径为几十或百余纳米的球形颗粒组成(Fig. 5)。根据这些颗粒的大小和排列方式的不同,形成各类形态构造,并最终发展成致密的壳体。

根据本项研究对几丁虫的超微结构和生殖方式的最新研究成果,结合几丁虫呈辐射对称壳体的形态特征、广泛的古地理分布和生态分布、较为显著的种内差异,几丁虫更可能为一类独立的原生生物,而非后生动物的卵或卵囊。

2020年9月14日,从中国科学院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获悉,由中国、爱沙尼亚、美国、英国古生物学者组成的团队,运用最新显微成像技术,捕获了一种在远古海洋中生存了1亿多年的微小动物——几丁虫的繁殖瞬间。


相关文章推荐:
古生物化石 | 动物界 | 亲缘关系 | 壳体 | 辐射 | 泥盆纪 | 化石 | 壳壁 | 有机质 | 几丁质 | 亚目 | 巴里 | 动物界 | 原生动物 | 动物 | | 卵囊 | 超微结构 | 后生动物 | 化石 | 沟鞭藻 | 自然类群 | 后生动物 | 有机质 | 微体化石 | 泥盆纪 | 微体 | 埃森 | 冰川漂砾 | 多毛纲 | 古生物学 | 中国科学院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 | 出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