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1226.net
给你新词新语最详细的解释
独立厂牌 发布于:

独立厂牌:摇滚乐的历史并不仅仅是关于乐手、词曲作者和制作人的。对于许多听众来说,“厂牌”(label)不过是唱片不显眼位置的几个小字而已,但对那些资深乐迷、音乐记者和唱片业的业内人士来说,“大厂牌”(major)和“独立厂牌”(indie)却意味着本质不同的东西。在我国之外,摇滚乐已成为20世纪最为流行的音乐风格,但这要归功于许多独立厂牌的先锋,他们作为革新的源泉以其自身努力和对大厂牌的影响造就了今天的摇滚乐。

当二战结束后,也就是摇滚乐诞生的初期,唱片工业掌握在几家大厂牌手中:Capitol(凯必多)、MGM(米高梅)、Decca(迪卡)、Mercury(水星)、Columbia(哥伦比亚)和RCA,他们在流行小调的田地里安全地耕作,而把带有特殊口味的诸如R&B和C&W之类的听众留给了地区性的小厂牌,他们认为那些“种族”音乐和“山地摇滚”的听众实在太少,而且他们的企划部门的才能发育的还不那么健全。

小公司面对大厂牌分下来的面包屑,必须更艰苦地奋斗,录音、培养艺人、力争得到电台的播出,另一方面他们没有既成模式的束缚,能够录制一些更有创造性、更外向型的音乐,这直接促成了摇滚乐的诞生,同时也获得了商业上的成功。

把独立厂牌简单看成艺术先锋的概念是不妥的,他们热爱音乐,但同样热爱金钱,他们和艺人签下的合约也是剥削性质的。因为没有大厂牌的发行网络,所以他们不得不走遍一个个城市,带着最新制作的单曲,给DJ们红包和礼物以换得电台的播放。这些早期的摇滚乐独立厂牌的先驱有Sun、Atlantic、Specialty、Chess、Imperial、Modern、VeeJay、King、Duke/Peacock,他们的名字将铭刻在摇滚乐丰碑之上。还有更多的小公司只是出过一两首热门歌曲,甚至有的只是出过一首地区性的热门单曲,但他们同样对摇滚乐的发展做出了持续性的贡献。五十年代最伟大的摇滚乐先驱兼超级明星大都是独立公司培养发掘的,但最终他们的超级市场化还是由财大气粗的大厂牌来完成的。

五十年代末,独立厂牌的最热门十首单曲是大厂牌的两倍,摇滚最热门十首单曲是大厂牌的三倍,大厂牌直至六十年代才开始调整战略,逐步放弃那些不痛不痒的流行歌曲,迎接摇滚时代的到来。但独立厂牌始终是摇滚乐的主要力量,像Kama Sutra、 Red Bird、Philles、Stax/Volt都产生了许多杰出的艺术家,而大名鼎鼎的Motown更是有史以来最成功的独立厂牌,他们的商业意识堪与大厂牌一争高下。

但在英国,情况则颇为不同,几乎所有艺人的东家都是四家大厂牌:EMI、Decca、Pye、Philips,不过好在这些公司比他们的美国同行眼光要好一些。直至六十年代中期,英国的独立厂牌开始了行动,像Immediate、Reaction、Track、Island等厂牌录制了摇滚时代最有创新精神的一批录音,比如Small Faces、the Who、Cream、Traffic、Jimi Hendrix和Beatles。Beatles的苹果唱片曾推出了他们最激进前卫的作品。在美国,同样出现了一些富于自我意识和激进情绪的独立厂牌,特别是Elektra,他们录制的以the Doors为代表的一系列民谣摇滚和迷幻摇滚作品是六十年代精神的最完美体现。

七十年代是个分久必合的时代,大厂牌把大量触角伸向大多数成功的独立厂牌,R&B持续上榜,成为大厂牌文化的一部分。七十年代中后期,朋克和新浪潮乐队成为唱片业界的恶梦,于是诞生了DIY的潮流,乐队在无人喝彩的情况下自己录制并签约独立厂牌或成立自己新的独立厂牌,以放弃商业成功为代价换得了艺术创作上的自由。

八十年代,独立意识成为了社会政治意识的一部分,它意味着不妥协的斗争意识,许多艺人、评论家和乐迷已经将大厂牌看成是扼杀创造力和艺术表达的一大障碍。由上百的独立/非主流摇滚厂牌、乐迷杂志和大学社区电台构成的网络使艺术家在主流之外发行音乐成为可能。SST、Alternative Tentacles、Touch & Go、Sub Pop和4AD这样的独立厂牌定义了他们自己独一无二的美学标准,而像Slash这样的厂牌则同时与大厂牌在发行上合作。大厂牌的商业手段永远是无孔不入的,在看到非主流市场的巨大潜力之后,他们最终以自身的商业影响力签下了大部分最有成功潜力的乐队。到九十年代中期,据估计Sony、CEMA、BMG、PGD、WEA和UNI这些唱片业的巨无霸占据了唱片市场销售的90%,但是,独立厂牌与大厂牌间的拉锯战并未停止。八十年代中期,独立摇滚的超级巨星像Husker Du在大厂牌下的销售量似乎也是有点寒酸,但九十年代Nirvana的百万销量为Grunge的热烈批发行情制造了契机,之后便是Pearl Jam、Nine Inch Nails、Green Day、Liz Phair和Beck在排行榜上叱咤风云,这一切都离不开独立厂牌的贡献(虽然有些无奈)。

没有唱片公司的包装,没有社会的赞助支持,没有顶级的设备,王道的唱功。这些都并不是神秘者所在意和关心的,大家常年都在不同的城市,感受着不同的天气,但是都有着同样的呼吸,同样的梦想,唱着同一首歌!神秘者已经不仅仅是一个音乐厂牌,一个音乐团队,而是所有热爱音乐的孩子们的一个梦想.一种精神,一个很温暖的家,大家在一起真的很开心,很快乐。你们听到也许不是最好的效果,最棒的制作,但是我们是最真的,最快乐,最幸福和最真实的音乐!

“四年时间的沉淀,从菜鸟到全能音乐人。词曲编唱均通过网络自学。当年一群16、17岁的少年如今已经长大。4年时间,神秘者都在改变。2013年集结而来,带着成熟的果实荣耀而归。几名成员中还有在念高三为大学梦奋起而追的97后女歌手;在北京追梦北漂歌手,为了生存转行做广告策划的音乐制作人,以及拿从未破灭的92年梦想hiphop歌者,神秘者2014年全新概念专辑《信念》用信念做音乐。

注意!独立厂牌决非明日之星的试验场和大厂牌摇钱树的育红班,这里有一个最重要的问题:音乐。

独立厂牌可以不被排行榜或销售量之类的身外之物所累而专心发掘奇妙的音乐,这是最幸福的工作。像五十年前一样, 虽然他们依然被发行不畅、预算紧张、缺少曝光而困扰,但他们还会像五十年前一样不断对大厂牌施以影响,使摇滚乐永远不离我们左右。


相关文章推荐:
米高梅 | Decca | 小调 | Decca | 迷幻摇滚 | Slash | Nirvana | Grunge | hiphop |